我的社工见习日志

作者:王熙媛

初步适应了沅河镇的食宿之后,同负责人谭少华确定了活动主题,商定了第二天的任务,约定上午逛逛沅河镇,画好沅河镇资源地图,下午则走访河对岸的沅城人家。

正式见习的第一天,早早就起床,来到政府食堂就餐,一早大姐姐备好了早餐供自己选择每次吃饭时,大姐总是会关心我们,无论是食宿还是工作的开展,细心的询问我们是否习惯。这是一种来自家中的独特关怀,极具归属感。

上午写好一份见习报告之后,华哥就领着我们来到了沅河镇上,早上家家户户都已经开门,街上飘着早餐的香味,像是回到了家乡。家长们将小朋友们送到了学校,小学和幼儿园的小朋友们开始了充足的一天。

我们从乡政府一路沿着主干街道走,一路上边记边看边画,华哥就在旁边同我们介绍一般哪些地方人员聚集更多,哪里平时是干什么的,并且会将他所认为的重点应该突出的地方提出,给予我们很多建议与参考。

在初步实地考察沅河镇时,正是早上,在道路俩旁会有爷爷奶奶端着碗坐在了门外椅子上吃早饭,乡村的早晨总是会这么悠闲,我们路过叫他们,他们还会露出亲切的笑容,虽然早晨有点冷,但是在爷爷奶奶的笑容里体会到了温暖。

考察一路回到乡政府办公室,华哥给予我们充足的时间整理好一路上记录的资料,并整合沅河镇的实地资料,他正在旁边同我们一起商讨,我们有什么不懂的也方便及时提问。

午觉过后,我们在当年红军长征的渡口乘坐渡船来到了对岸的沅城走访人家。共走访了2户人家,俩家都是典型的农村家庭。

一家是同我们一起坐船的一个奶奶家,奶奶十分亲切,一来就给我们搬椅子,询问我们的来历,也在准备晚饭食材。

正巧奶奶的孙女回来了,了解到奶奶孙女在中心小学就读一年级一班,在班上比较开朗,在我们了解具体情况的时候她也很乐意同我们聊天,还收到了她沿路摘回来了的栀子花。

而女孩的爸爸在外务工,大概一年就回来一次,女孩的妈妈则在家中照顾老人和孩子。这类家庭的爸爸在外务工来赚取家庭的生活费,但是又不放心将家里孩子留给老人照顾,也要顾虑老人的健康和能力,因此一个在外面拼搏,一个在家照顾。

另外一家是沅城的困难户,在前不久由政府补助才将破旧的房子修缮好,一家五口仅仅是爸爸在黔城打小工赚取一家开支,爷爷身体不好,一年的医药费就让家中难以承担,而家中又有一儿一女在读书,女儿在大学,儿子在就读一年级,妈妈的身体也不是很好,不能进行过重的劳动。

一家人生活的开支全部压在爸爸的身上。但是幸好政府的政策落实到位,至少可以勉强度日,之前疫情期间对于这家造成了不小的损失。但是家中父亲开明从来不打骂孩子,也时时以鼓励为主,希望在身体健康快乐的前提下好好读书。

这俩家的情况是大多数农村人家中的现状,也反映了人口老龄化的问题及小孩子教育问题对于一个家庭来说还是主要部分。而现在家中的顶梁柱压力较大,上有老下有小,每年赚取的钱可能一年到头都没有盈余。

金钱方面不够富足,但是这俩家的门口和客厅都有很多盆栽,一看就让人觉得很有闲情雅致,说明他们还是很乐观向上,可能总是迫于一些现实条件,物质方面没有很富足。这也说明即使家庭不是很富足,但是他们也没有放弃生活上的情趣。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