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区工作者如何引用国家法规法律制止非宗教场所传教(即公共场合非法传教)

作者:李书航

首先是《宗教事务条例》

第三章 宗教活动场所
第十二条 信教公民的集体宗教活动,一般应当在经登记的宗教活动场所(寺院、宫观、清真寺、教堂以及其他固定宗教活动处所)内举行,由宗教活动场所或者宗教团体组织,由宗教教职人员或者符合本宗教规定的其他人员主持,按照教义教规进行。

解读:由完全禁止改为“一般应当”是提供了一个例外,但这个例外马上被下面的条款堵上了。这里的“其他固定宗教活动处所”,举例说就是雍和宫对面一堆售卖香火的商店就可以算是。但是它们怎样才算“经登记”这个还不清楚。

此外还有一个“一般应当”的例外,就是教徒家里。不过,比如在合租房间里,其中一个或多个卧室的租户信教,另一个租户不信教,那么房间的公共空间比如客厅、厨房等地,就不应该摆放宗教标语或者偶像。信教的租户应该在自己的房间里进行宗教活动。

第二十条 宗教活动场所可以按照宗教习惯接受公民的捐献,但不得强迫或者摊派。
非宗教团体、非宗教活动场所不得组织、举行宗教活动,不得接受宗教性的捐献。

解读:虽然上一条没说禁止在非宗教活动场所举行活动,但这一条说非宗教活动场所不得举行活动。那你是找不到一个可以举行活动的非宗教活动场所的。

第二十二条 跨省、自治区、直辖市举行超过宗教活动场所容纳规模的大型宗教活动,或者在宗教活动场所外举行大型宗教活动,应当由主办的宗教团体、寺观教堂在拟举行日的30日前,向大型宗教活动举办地的省、自治区、直辖市人民政府宗教事务部门提出申请。省、自治区、直辖市人民政府宗教事务部门应当自收到申请之日起15日内作出批准或者不予批准的决定。
大型宗教活动应当按照批准通知书载明的要求依宗教仪轨进行,不得违反本条例第三条、第四条的有关规定。主办的宗教团体、寺观教堂应当采取有效措施防止意外事故的发生。大型宗教活动举办地的乡、镇人民政府和县级以上地方人民政府有关部门应当依据各自职责实施必要的管理,保证大型宗教活动安全、有序进行。

解读:什么祭孔大典这种就属于场所外大型宗教活动,可以说这是“一般应当”这个例外的唯一用途。不能做超出这个用途的其他解释。

这里提出,在宗教活动场所外举行大型宗教活动,应当由举办地的省、自治区、直辖市人民政府宗教事务部门批准。而地方除了特殊需要,一般会通过地方法规直接禁止,比如《北京市宗教事务条例》:

第二十七条 任何组织和个人不得在宗教活动场所外进行传教活动,不得在公共场所擅自设立宗教设施和宗教造像。

这里下位法的禁止,就属于上位法的“不批准”,是符合上位法精神的。

最后,宪法第三十六条:

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有宗教信仰自由。
任何国家机关、社会团体和个人不得强制公民信仰宗教或者不信仰宗教,不得歧视信仰宗教的公民和不信仰宗教的公民
国家保护正常的宗教活动。任何人不得利用宗教进行破坏社会秩序、损害公民身体健康、妨碍国家教育制度的活动。

在添加了这些定语之后,下位法可以自如地设定什么情况属于不正常的宗教活动,并且基于目前国内不信教公民大大多于信教公民的现状,而将社会的默认选项设定为“不强制公民信教,不歧视公民不信教的自由”。此外,宗教不得破坏社会秩序、妨碍国家教育制度,这两条的默认选项都是基于不信教的。

所以,具体案例当中一般不会直接搬出宪法来适用,而是首先考虑下位法,除非真的发生了下位法与上位法在立法上就冲突的情形。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