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津市东丽区华明街道胡张庄村股份经济合作社党支部书记、理事长杨宝玲事迹

2021年2月2日,东丽区华明街道胡张庄村完成换届选举,杨宝玲再次当选胡张庄村股份经济合作社党支部书记、理事长。“这是全村父老乡亲对我的信任和支持。”杨宝玲说,“还得带着大家继续干,让村民们多挣点钱,让村子实现乡村振兴。”

从2010年当选村党总支书记到现在,11年来,在杨宝玲的带领下,胡张庄村集体经济从几乎为零到去年收入突破800万元,村民人均收入接近3万元。去年,胡张庄村41个葡萄大棚投入使用,现代设施农业技术为村民实现增收再加力。

“每一件事做起来都不容易。”杨宝玲说,遇到困难,她先积极想办法、找班子成员协商、求助相关部门……如果是更棘手的共性问题,作为全国人大代表,她就去调研:“把我看到的、想到的写成建议,带到全国两会上去。”

大棚葡萄:12天卖了200万

“喜旺啊,你葡萄弄得真好,可得盯住了,别冻了也别热了……”

牛年第一场春雪后,杨宝玲吃过午饭,就来到地里,调研村民葡萄种植情况。

走进村民张喜旺家的大棚,看到枝条上已经长出葡萄嫩芽,她脸上乐开了花。身旁的张喜旺更是高兴──去年夏天是村里建设葡萄大棚后的第一个收获季。大棚种出来的葡萄水分更足、糖分更高,价格比传统露地葡萄每斤高出1—2元钱。“我这一个棚是三亩半,每亩产3000—4000斤葡萄,每斤售价4元钱,光卖大棚葡萄就挣了将近6万元钱。”张喜旺算了笔账。

大棚种植,不仅售价高,还将收获时间提前。以往露地葡萄,要过了清明节,村民才开始种植,八月中旬收获。现在有了大棚,春节前后大家就忙活起来,收获时间也提前了一个月。

在杨宝玲的印象里,胡张庄村打上世纪80年代种葡萄到现在,都没有这种“高级待遇”:不用求商贩,他们主动来找,预定转天的葡萄。“去年我们7月15号开始销售,正好是露地葡萄还没下来的空档期。”这日子杨宝玲记得很清楚,“12天就卖完了,总收入200万元!”

在很多村民眼里,杨宝玲脑瓜灵、能力强,人缘好,大伙都爱叫她一声“二嫂子”。在没当村干部之前,她家也种葡萄,而且还有自己的冷库。

“当初建冷库就是为了错季销售。”杨宝玲说,每年收完的葡萄存进冷库,到冬天批发到东北,比应季销售能卖出不少钱。但是最近几年,随着我国交通、物流越来越发达,无论天南海北、春夏秋冬,吃到全国各地的新鲜水果已经不再是难事。“冷库的东西再保鲜,也不如现采摘的好吃,慢慢就闲置了。”杨宝玲想,时代在发展,自己也得跟上形势,“乡村振兴第一条就是推动产业振兴,我理解就是农业现代化。”

“要是赔了,我坐你家炕头去!”

2018年8月1日,杨宝玲召集村民开会,打算在村里推广设施农业,用大棚种植的方式提高葡萄经济价值,起初,响应者寥寥。

“大家没有经验,有点畏首畏尾;再加上一个大棚要投资20万元,观望的多,挺费劲的。”杨宝玲回忆说。为此,她主动带头,先在登记簿上签了字,又号召党支部班子成员登记;随后,又趁热打铁,动员几位关系不错又懂种植的村民建大棚,贾云江就是其中一位。

“我平时爱看‘快手’,上头就讲没有设施种不了葡萄。露地葡萄靠天吃饭,一下雨葡萄全裂,只能傻眼。要是扣上棚,再铺上滴灌,旱涝保收,我决定试一试。”

与此同时,杨宝玲和班子成员积极想办法,争取市、区两级财政资金补贴。慢慢地,报名人数多了起来。到了后期,还有村民想报名,但是大棚建设数量已经确定,杨宝玲和班子成员就把自己的名额让给村民。对此,杨宝玲解释说:“就是希望有更多村民能一块儿多挣点钱。”

2020年初,胡张庄村41个葡萄大棚建设完成,涉及将近150亩土地。为了让村民在第一年就能有个好收成,杨宝玲从市农委请来设施农业专家,为村民讲授在大棚里种葡萄的注意事项,还建了微信群,有问题随时解答。

不过,种植过程并不是一帆风顺。去年4月,天津遭遇了一场倒春寒,狂风大作、温度骤降,村民李向树的棚子被风掀开了一块儿,葡萄苗冻坏不少,急得他跑去找杨宝玲发牢骚。

“当时他说,我告诉你二嫂子,我要是赔了,我就坐你家炕头上去!”杨宝玲赶紧跑去他家大棚,查看半天,心里有了底,“有一部分冻了,还有一部分能缓过来。”

等到7月份,李向树家两个大棚的葡萄卖了10多万元,乐得他合不拢嘴。杨宝玲开玩笑地和他说:“你要不要把钱撂我家炕头上?”

销售不畅,她提了这个建议

看着村民的葡萄卖得这么好,杨宝玲打心眼里高兴。但在12天卖出200万元的火爆背后,她又在考虑:葡萄销售能一直这么火下去吗?

这种担心不无道理──葡萄属于应季水果,销售不畅一直是个难题:“远的不说,就说2019年,情况完全不一样。”

那年夏天,全村2000亩地的葡萄在地里挂着,就像一颗颗玛瑙,透明饱满,但是没有商贩来收。为了解决燃眉之急,杨宝玲找到东丽区委、区政府,为葡萄销售打开突破口。全国人大代表、中国航天科工二院党委书记马杰在得知情况后,也发动工会购买了葡萄。可还是有些村民在那年赔了本。

杨宝玲说:“不止是2019年,过去几年都是这样。”

2020年,胡张庄村得以重新迎来商贩。商贩上门收葡萄时,杨宝玲上去和他们聊天,问为什么前几年不来收葡萄。不少商贩反映市内不允许随意摆摊设点,必须要遵守城市管理规定。杨宝玲又问:那进超市呢?得到的回答是──“进不去。”

未来,如何在遵守城市管理规章制度的前提下,永久打通果农和商贩的销售渠道呢?

为搞清这个问题,她深入菜市场、商超走访调研:“问摊位多少钱?怎么包的?人家是一年一签合同,菜市场是这样、商超更是这样。不跟你赁月、赁天,没有临时的。”而对于果农和商贩来说,销售时间集中在八、九、十月,无法租赁整年的摊位,这也就是商贩口中“进不去”的症结所在。

杨宝玲思考,应该通过规范管理,破解商超市场准入门槛过高与果农、商贩短期低成本运营之间的矛盾。随着调研深入,一份“关于开通绿色通道促进应季水果销售”的建议孕育而生。

建议内容:建议按照一定比例,在商超设立若干临时摊位(扶农助农摊位),供普通果农短期销售应季水果,以月或季度为周期支付租金;建议在居住社区、露天广场等地方,就近设置若干临时摊位,供普通果农销售应季水果。由产权单位适当收取环境治理、清理等费用;建议由农业、商务等部门牵头,采取颁发许可证等方式,认证普通果农的销售资格,给予果农销售应季水果时用于支付摊位费用的惠民补贴,引导农民“实体经济”健康发展。

今年年初,中央一号文件《关于全面推进乡村振兴加快农业农村现代化的意见》明确提出:要完善盘活农村存量建设用地政策,实行负面清单管理,优先保障乡村产业发展、乡村建设用地。

胡张庄村共有9000多亩土地,除了2000亩葡萄以及鱼塘外,还有很大一部分土地处于闲置状态。“如果可以招拍挂让土地入市,村集体经济就能再壮大一些。”杨宝玲的语气中充满期待。

但是,从实际操作层面来看,很多实施细则还需进一步明确。这也成为她今年全国两会的第二份建议:进一步整合农业、规划国土、工商税务、银行等部门和行业力量,尽快研究确定集体建设用地入市的范围、方式、主体、利益分配等机制及服务监管措施,加快完善入市的流程制度和政策体系。同时,指导全国各省(直辖市、自治区)制定实施细则,确保集体建设用地入市政策尽早落地,实现从入市到营收的良性循环。

虽然有点累,但还有个“胡张庄梦”

今年64岁的杨宝玲,工作中时常会感到力不从心。

“刚当上村委会主任的时候,别看每天就吃4个馒头,但感觉浑身有使不完的劲儿,而现在明显感觉体力跟不上。”

但是,村民们的期待,加上自己多年来的一个“胡张庄梦”,杨宝玲总是告诉自己,要继续努力干下去。

“今年东丽区的政府工作报告还提到了胡张庄,要建设乡村振兴示范区。”杨宝玲的语气中又透着些自豪,在她心里,已经规划好了一条发展道路,“路、水、环境要进一步改善,依托葡萄产业,发展文旅+康养的观光休闲农业,真正把胡张庄的品牌打出去。”

肩负职责和使命,杨宝玲出席了今年的全国两会,他将会前走访调研梳理完善的调研报告带上了全国两会,为做强现代农业、助力乡村振兴建言献策。关于建设什么样的乡村?怎么建设乡村?她也在大会上带回了答案。她也会“把这些新政策、新思想带回到胡张庄,和乡亲们一起努力实现他们的‘胡张庄梦’。”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