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在2020.1.10日凌晨一点,网格员,再见

作者:蓝白信仰叻

大家好,我是在南山区某个社区的网格员,在这个国家级示范区城市里示范区中的示范社区,做一名曾经我爸妈觉得这份来自不易,还算体面的网格员。当然,从今晚起,我下决心告别这个职业,今天我就写下这篇随笔,记录下我对网格员这个职业的点滴记录和告别。

说这些之前还是说下我网格员的基本信息。男,23岁,网格员,兼职司法专干,负责人民调解。工资平时到手四千一二,绩效三个月发一次,平均下来一个月是四千五六。附加司法调解补贴经费,我们这边每调解一单案件会有补贴,但是补贴看涉案金额来定,一季度发一次,综合下来每个月有五千左右吧。

看完上面的或许有想入行的小伙伴会觉得还行,但是我现在来告诉你真相,或者我个人对网格员职业的所有看法。

首先,对于网格员的招聘来源,我先来分下类别,
A上了年纪的中年人,为了退休,混个社保退休,来干这种活
B找不到工作的年轻人,迷茫的人,一无所长,尤其女生
C 垃圾大学毕业,百无一用大学生、大专、三本、就业压力大,在家人朋友的推荐下,暂时过渡来的

A\B\C有一个共同的特点,那就是以为政府单位,社区基层,起码比外边私企好,五险一金、双休、福利都妥妥的,说出去也可以吹牛皮是街道办,外边的人都觉得体面,还可以顾家。

这个特点,我把它叫做,无知与天真,待宰的羔羊。

首先我是C类,在做网格员之前,我感谢某位家人朋友的关系,介绍进来社区,让我暂时有份工作。但是如今,也还是感谢,毕竟让我接触到了政府基层,了解到了更多真相。下面我就开始讲下了,不好意思前面讲的太多。

网格员,“瞎搞”是工作
网格员不是在瞎搞就是在瞎搞的路上。很多时候你问网格员,你到底是做什么的,网格员也许会一时语塞,因为他做了很多事情,但是又忘记自己到底做了什么事情。该干的事情他没怎么干,不该干的事情他偏偏干。这里有垃圾,有单车乱放,那里有广告乱贴,有安全隐患,统统网格员来监管,来处理。如果出了事情,你就要背锅。比如,你的网格出现了死人事件、消防安全问题,如果你当初没有录入信息,好你背锅。如果当初你发现了消防隐患你却没有上报,好你背锅。事事都让你来管,你就是警察、城管、环卫、电工、物业、调解员等等集为一体的人。在这里,你就明白原来政府宣称不要乱张贴,然而政府自己就是乱张贴的,比如安全宣传海报,你要不计其烦的去跑断腿张贴在大街小巷临街店铺。在这里,你就明白为什么社会都看不起你,因为你是没有执法权的人,然而你给企业、给居民带来的是不尽的烦扰。上户检查,曾有人破口大骂:“你们是不是加班有加班费的,晚上还要敲门扰民“。都2020年了,如今登记信息还要重复录入三个系统,是的,繁琐重复日复一日。你无论是晚上加班还是周末加班,你去敲门登记,都是对他人一种严重的休息打扰。如果说网格员半年上门一次也就还可以,如今街道经常抽查,各个社区如坐针毡,万一没有及时录入那就是死罪。尤其是网格有工地的,工地流动性大,今天登记明天就走等于白登记。但是你就是要这么做,因为你要无尽地享受这种瞎搞的工作耗费你的时间青春。另外,瞎搞不指是工作上的重复枯燥,更指的是上级对你的工作安排。
你永远不要想着能安安稳稳踏踏实实按自己工作计划行事,因为上级的命令可以随时下达给你而且朝令夕改。让你觉得好笑。上级会叫你赶紧完成某些统计数据,然后有截止日期。然后你辛辛苦苦把文件赶完之后上级说不要了,换另外一个。我说的完全属实。

网格员,“卑微“是通行证
作为一名网格员,刚刚进去的时候会学会两样东西,“给领导拍照“和”给领导端茶倒水“。让你学会卑微二字。是的,面对同事,你要卑微,小心处事,否则哪个大妈同事把你的不满告诉领导。面对领导,你要学会卑微,领导才不会整你,会上免于批斗。面对街道,那真的是人家也是临时工,你都要喊他一声大爷,最让我搞笑的是,比如社区网格辛辛苦苦做事,却让街道请第三方来检查工作,网格员需要像舔狗一样配合检查,唯恐得罪上级。上级交代的事情,如果没有按期完成,那就社区书记得知骂主任、主任再骂你。可以说,在这里你可以体验当各种舔狗,当然,辛苦是自己的,政绩是领导的。还有就是,面对那些群众,你更要卑微,否则那些群众(多是老人)那真的是一言难尽,可以直接骂哭。如果不信的朋友,建议去基层亲自经历一下,总之,这个社会,什么人都有,唯独你网格员是最低下等。谁都可以甩锅给你,网格出了任何事情,你必须随叫随到。战战兢兢,卑微如尘。

做司法专干,看透社会百态
先提前定义下:调解工作,是违反人性的。第二,中国人,不讲法,只讲情。

我先来解释一下我为什么觉得司法调解是违反人性的。二人相争,无非为利罢了,你是闲着没事干,非要和稀泥,将自己陷入争议纠纷中,岂不是自找苦吃。我做司法调解呢,接触到很多社区的劳资纠纷,讲道理学到了很多关于法律法规知识和看到了许多外边私企的残酷对员工的压榨。但是呢,你一旦介入调解,员工让你催公司给钱,好像你成为欠他钱一样。公司认为你小题大做,你又不是劳动局,小小社区做这种事情岂不是太过无聊?你跟公司员工说法律是没有用的,其实调解精髓在于耗,就是等两方各自耗不起了各退一步海阔天空,调解也就成功了。关键是你网格员能不能有资格当中间人?双方能不能给你面子坐下来协商?能不能在自己很忙的工作中抽出时间跟各位耗?另外有一句话,叫“小事不出社区、大事不出街道“,和谐社会和谐社会,和谐维稳的任务就落在网格员身上。有劳资纠纷你要亲自去跟去调解,如果解决不了你就要赶紧上报,但是上报了你就以为没有任务了吗,错!劳资纠纷就算走到了信访局、劳动局,又会如踢皮球一般,踢到社区,让社区先调解。谁叫社区是最底层的呢?就算街道有人来帮忙,那么网格员依旧要实时跟进随叫随到。做好一只舔狗,竭尽全力的为人民服务。来来回回,你就是心累。心累到极致,你就是抑郁。不要觉得有什么成就感,当你调解人家劳资纠纷员工工资是数倍于你的时候,你又不是公务员编制,却做着法院的事情,你心情可想而知。另外,最讽刺的是,你跟别人讲劳动法,自己政府又何尝对你讲过劳动法??加班是常态,没有加班费,辛苦劳累。

网格员,“抑郁“是离歌
做网格员的年轻人,十个有九个是抑郁的。这个我敢百分百肯定,做这个工作绝对会抑郁,只是程度不同罢了。工作压力大,但又是尽做无用之事,重复繁琐,日复一日。可以说一进来,别说什么有时间考公务员,你自己只想休息睡大觉。你会看到为什么社区总是老人多,留不住年轻人,为什么老是大批大批招网格员。因为这个工作会让人不开心,不仅不开心,还会抑郁。男的做久了会没有男子气概、女的做久了会婆婆妈妈。总之,社区都是老大妈、已婚妇女集中的地方,年轻人真的不适合呆在社区。这点工资就这么说吧,在深圳就是饿不死,但是绝对也是快饿死的水平。你知道才多少吗?四千多,叫人怎么活?没有任何的动力,却有无尽的压力。
当一个人感觉到抑郁的时候,也就是要离开的时候了。

网格员,未来就是“没有未来“
有人说,网格员有前途吗?在这里我要说一句:“在中国,很多东西立意出发点是好的,但是执行起来到了基层,可以完全变味,甚至改变了初衷“。比如未来随着老龄化和城市化,国家当然会重视基层治理,然而到了现在变成将什么事情都让社区来做。为什么乡镇(相当于社区街道)公务员招了又招,大家心里有数。可以这么说,中国政府基层员工(相当多的临时工,毕竟缩减财政,有编制不干活,干活背锅都是临时工),在各种压力(检查、绩效、政策等等)下,处于崩溃的边缘。虽然走一个基层网格员,大把人抢着进来,但是真的基层流动性很大。所谓政策什么的执行起来全部流于形式和表面。凡是那些”招聘街道社区包干、专项工作者“什么的年薪13万那些广告,我看都是扯淡。因为你进去后是绝对没有编制的,别想成为政府的自己人。干活的话是少不了你的份。最后还是和网格员一样,压力大,没有未来。
为什么没有未来,因为首先网格员不能给你职业生涯带来更好的选择和道路,没有经验可写,因为你做的都是瞎搞的工作。第二,网格员就是服务行业,在中国这种就是最低端的服务行业,保安、星巴克、海底捞工资都比你高。第三网格员适合老人,年轻人只会蹉跎浪费宝贵青春。

写了这么久,我已做决定,不破不立,提出辞职。网格员,再见!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