扶贫之困(前言)

作者:孟北鱼

发表在知乎等平台,为保存优秀文章,特转载,已征得作者同意

前言:“写作背景”——满纸荒唐言,一把辛酸泪

第一章:“能不能脱贫”——能,但不是你们认为的那样。

第二章:“形式主义”——浪费了基层工作人员95%以上的精力。

第三章:“官僚主义”——解决问题不是他们工作的目标,免责才是。

第四章:“官员能力低下”——以免责为首要目标的荒唐决定

第五章:“朝令夕改”——扶贫不是突发事件却胜似突发事件

第六章:“扶贫系统”——信息化的出现反而加重了基层负担和教条主义

第七章:“其他问题”——当理论运用于实际的时候总有很多困难

第八章:“贫困户自身问题”——一直被回避的问题

第九章:“扶贫检查”——上级检查是基层扶贫工作的风向标

第十章:“政治风险”——不贪污不腐败,兢兢业业工作就没事了?

第十一章:“扶贫工作者生存现状”——精神和肉体上的挣扎

第十二章;“辟谣阵地”——有些谣言不攻自破

第十三章:“治病开方之我见”——扶贫的问题从来就不是基层的问题

第十四章:“唯上不唯下”——权力来自于哪里,权力就为哪里服务

第十五章:“易地扶贫搬迁”——官僚主义把好事办成了坏事

————————————前言———————————

因为各省市政策标准不同,为了保持匿名性,在不造成文章失实的情况下,文中提到的各种标准我都进行了一定幅度的修改,并不能作为了解国家政策的依据,如需了解扶贫政策信息,请到当地扶贫部门了解。

自精准扶贫以来,本人一直从事基层第一线扶贫工作,不敢说是了如指掌,但也是每天打10个小时以上的交道,并且本人就是农村人,家境贫寒,少时误入迷途,荒废学业,整日拾荒换零用钱,后来某年惊醒,复读入当地名校,换得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大学,考入体制,竟被认为光宗耀祖,殊不知只是另一个头疼的开始。

讲上面那些,只是想证明我并不是广大知友心目中的城里大老爷,相反,我很穷,比你们中90%都要穷。我的家乡也很落后,当然比不上老山区的村落,但也是本市最为偏僻的乡村之一,如果说我不懂农村,那么也只能是当局者迷。

本地放在全国而言算是比较贫困的地区,有时候我会在想如广东、江苏等发达省份扶贫工作应该会轻松很多(当然我也只是猜测),因为扶贫说到底还是个花钱的工程,扶贫中遇到所有问题说到底都是钱的问题。在经济实力雄厚的情况下,对全民进行一定程度的兜底,比如住房、医疗、教育等方面,那么扶贫其实并不太难。

注意,我上面说的“全民”,而不是“全体贫困户”,为什么呢?因为人性,人性都是趋利避害的,如果干什么事情有利可图,那么人们就会拼命去做。所以如果当贫困户比上班待遇更好的时候,那么很多低收入者都会放弃工作,在家里等着当贫困户。

比如,工资最低标准是1500元,现在有一位五十几岁的大娘在大街上当清洁工,领着1500元每月的工资,那么你觉得她能看得起病、建得起房吗?但是她的邻居是一个懒汉,整天游手好闲,就是不工作,反而因为当上了贫困户,政府给他建了新房,看病医院全报销,你觉得那位大娘怎么看?

我在知乎上看到过一个故事:小张楼下每天都有一个70岁+的老奶奶在屋檐下卖手工制品,一些竹蜻蜓、竹耳勺、竹制痒痒挠、竹挂绳等,无论风吹雨打都在屋檐底下,手工制品也都很便宜,通常只需要几毛钱就可以买一个。一天早上小张下楼上班,路过老奶奶的摊位的时候,体谅老奶奶辛苦,顺手向老奶奶买了个耳勺,五毛钱。走到街口的时候,忽然一个年轻的乞丐走过来乞讨,大概四五十岁,手脚俱全,全身脏兮兮的,小张急着上班,顺手给了乞丐一块钱。这时候小张忽然发现有什么不对的地方,她回过头去看老奶奶,老奶奶的眼睛都直了,她也许不敢相信,自己每天起早贪黑、风雨无阻的摆摊,靠自己的劳动,卖掉五毛钱的商品,利润只有两三毛钱,而这个年轻得能做她儿子的人,只要伸出手来乞讨一次,就能得到一块钱。这对这位老奶奶价值观的冲击可想而知,小张再也无法面对那位老奶奶,小张也再也没有施舍过手脚俱全的乞讨者。

我一直坚持一个观点,那就是“贫困户的生活水平绝不能超过社会上正在拿着最低工资那个人”,不然扶贫就会变成“奖贫”。如果正在工作的人看不起的病,贫困户照样也看不起;如果正在工作的人建不起的房子,那么也不能给贫困户建。实际上我们的国家也是这么做的,易地扶贫搬迁政策要求建房面积不得超过每人25平方米,一个人只能建25平方米的房子,2个人只能建50平方米的房子,就有这方面的考虑。但是实际上很多“贫困户”看不上这样的房子,他们觉得太小了,那么我们就要认真考虑他们到底是不是真正的贫困户,他们的旧房子到底是不是危房?

在实际操作中,越贫越扶很容易变成越扶越贫。贫困越来越成为一个可以用来“要挟”地方政府的资本,我这里有一个案例:Z村的李某某是贫困户,也是危房户,实际上该户一家三口都是健康的,贫困的原因完全是思想问题。当然如果你问他,他会告诉你他有病,老婆也有病,干不了活,但其实他和他老婆的病并非什么不能劳动的大病,我的亲友里面便有从事建筑施工的,工地上的农民工们或多或少都有病痛,干完一天回到工棚腿疼、头痛、手痛、腰痛是很常见的,这些农民工并没有因为这些疼痛而拒绝工作,但李某某拒绝。

这里我要讲的是他是如何要挟乡政府的。2018年扶贫政策大好,我们到他家里宣传易地扶贫搬迁政策,他能得到7万5千元的补助(足够建房),但他拒绝了,理由是找不到地基,优良地基是稀缺资源,况且李某某在本村风评很差,村民恨不能狠狠宰他一笔;于是我们建议他享受危房改造政策,能得到2万元补助,他又拒绝了,理由是补助金额太少。我们多次上门做工作,均被回绝。这倒是常有的事,个别贫困户嫌政府的补助钱太少,是很常见的。

万万没想到的是:五天以后,市长热线发来信访件,李某某居然打电话到市长热线,声称自己家中危房,控诉地方政府部门不作为。不久后我们甚至发现《今日头条》上有关于李某某的文章,文章配有李某某危房的图片,看起来真的很有煽动性,文章描述了李某某如何如何困难与凄惨,痛批乡政府和村委会不管不问,置贫困户于水深火热之中。村委会说这篇文章显然是李某某找人帮他写的,李某某毫无文化,哪里又知道什么市长信箱和《今日头条》呢,在民间专门有一群无良律师和乡土秀才打着“伸张正义”的名义,挣这种钱。

于是我们找到李某某,问他想要什么。李某某直接开价,如果是享受易地扶贫搬迁政策,政府必须免费给他找一块优良地基,位置太差的不要。如果是危房改造政策,那么政府必须再多给他两万元。如果不行的话,他会继续用各种方式上访,他的条件显然我们是没办法接受。后来李某某一旦听说有领导去他们村,他就要跑去牵着领导的手去看他家房子,所以我们对领导检查都采取封闭消息的原则。目前李某某依然住在危房里,并且绝不接受易地扶贫搬迁和危房改造。

穷人的权利只能是受限的权利。李某某有没有建房子的权利呢?李某某有没有住在优良地基上的权利呢?当然有,但是政府保障的只能是人最基本的权利,人有很多权利,但更多的权利是要靠自己的劳动和付出去换取的,不劳动和付出的人就只能享受最基本的权利。

这里我想讲一个真实的故事:大概是重庆市政府收到了一封来自廉租房小区的信,信中称自己是廉租房小区的住户,夏季天气炎热,自己很想带着自己的儿女们一起游泳,周围几个小区都设有游泳池,但廉租房小区却没有,这剥夺了他们游泳的权利,希望重庆市政府能够在廉租房小区建一座游泳池。重庆市政府回信:“廉租房是政府为了保障低收入人群最基本住房保障的设施,如果该住户想要游泳池,那么建议购买高档小区,周围的高档小区都包含游泳池。”

我是在一篇知乎文章里看到的,文章的题目好像叫做《要求在廉租房小区建游泳池的人,这种思想比贫穷更可怕》,在重庆这样一个寸土寸金的地方,兴建一个游泳池需要花费多少钱,纳税人愿意为此买单吗?住在廉租房小区的人愿意为此买单吗?即使建起来以后,运行管理费用又是谁来支付呢?写信的人愿意支付这笔钱吗?穷人有没有拥有游泳池的权利?当然有,但是这个世界上除了最基本的权利以外,更多的权利是要靠努力获得的,所以穷人的权利只能是受限的权利,而限制我们的,不是别人,而是我们自己的能力。只要获取财富的机会是平等的,那么每个人的权利就是平等的,我只考了一个中专学校却要求享受和清华毕业生同样的工资,合理吗?

所以扶贫并不是投入越多越好,还要投入得巧,最终实现实现多劳多得,少劳少得,不劳只能最低保障。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