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扶贫之困》第四章:官员能力低下

作者:孟北鱼

发表在知乎等平台,为保存优秀文章,特转载,已征得作者同意

————————《扶贫之困》第四章:官员能力低下———————

绝大多数工作都围绕两个目的展开,给上面看和推卸责任。很多人在执行一个政策的时候,出发点并不是怎样对贫困户更有利,而是怎样可以让自己免责,怀着这两种出发点所执行的同一个政策结果大相径庭。当然,这种思想在一定程度上也是必然的,因为现在体制内(特别是扶贫)的容错率很低,而要求却非常高,几乎每一个项目都有被追责的可能性,即使有些根本就不是你能控制的。

一、层层免责主义,导致不切实际的督查

例子1:同事,29岁的年轻人,工龄四五年,某天我们在扶贫中发现一个问题,我提出A方案,这样事情的后果变小了,我们即使挨批评也会轻松一点。同事提出了B方案,我说你这样做解决不了事情,反而会让事情变得更糟,他说了一句我一直忘不了的话:“但这样做以后,出了事情就不是我们的责任了啊!”体制内这样的思维多如牛毛,他们遇到问题不是思考如何去解决问题,而是思考如何让自己没有责任。 讳疾忌医本质其实也是免责文化思想,不承认自己以前有错,不承认自己犯过错,即使上级部门给了机会改正错误的机会,也拒绝改正,只是为了证明自己从来没有犯过错。避免担责。

例子2:“上级政府部门都没有问题,问题都是基层官员。”这种情况是怎么产生的? 我讲个事情,就在最近几天,我们正在开展脱贫户脱贫调查活动,从省部级直接发文,层层强调:一定要调查清楚已经脱贫的贫困户还缺什么东西,比如房子坏了就报上来,饮水不方便就报上来,学费困难就报上来,治病没钱也要报上来。避免脱贫的贫困户又返贫。 我们很兴奋,说实话等这一天等太久了,因为一直以来上级是不准报返贫的,而且按照我们这里的政策,很多政策是已经脱贫的无法享受的。但上级扶贫部门的副局长随后说了一段意味深长的话:“你们可以报上来,但无论你们怎么报、报多少,县里是不会拿出一分钱的,你们要是报上来,就自己解决;比如这户人你们报上来是危房需要修房子,那么你们用自己的财政资金帮这户脱贫户修好房子,乡镇没钱就村上用公共运行经费出,村上没钱就干部职工捐钱。反正随便你们报,你们报了,我们还要来检查,如果你报了是危房,你不出钱解决,那就是不作为,通报批评加年底扣分;如果你报了安全,我们去检查是危房,那么是乱报虚报,要纪律处分。” 这我就傻眼了,赶快问同行,你们怎么干的,有些按实际情况报的,大不了最后和扶贫局对簿公堂!有些直接填全部达标,没有任何困难,还是按照扶贫局的意思吧,到时候就看谁那么倒霉被查了。这件事最后只有两种结果:要么是乡镇扶贫不力,没有为脱贫的贫困户建房子;要么是乡镇虚假瞒报。反正怎么做都是乡镇的错,县级以上部门没有任何错,虽然他们没有做任何事情,也没有拿出任何一分钱,只是印了一张纸。 这件事情的后续是半年后上级部门最后竟然准备了一笔钱来解决这个问题,所以按实际情况报的单位分到了这笔钱,报全部达标的单位没有得到这笔资金。不过这不能说明什么,因为还有些时候是:报全部达标的受到通报表扬,按实际情况报的被勒令做出检讨。

二、可笑的海量“承诺书”“保证书”

每次我们修改完国家扶贫系统、省级创新扶贫系统、市级特色扶贫系统、县级全面扶贫系统,每次我们做完贫困户人口增减,每次我们上报易地搬迁计划,每次我们实施扶贫项目,每次我们使用扶贫资金,县扶贫移民局都会让我们写一份“承诺书”,“承诺书”的内容大同小异:就是保证自己所做的工作准确无误,对自己所做的工作负全责,今后无论发生任何问题,愿意承担所有责任,跟县扶贫移民无关。 自己做事自己负责,即使他们想逃避责任,在情理上倒也说得过去。但是很多时候,明明是他们命令我们做的事,也要我们写“保证书”“承诺书”,如果不签就扣除本单位所有绩效奖(县政府令,扶贫不力的乡镇一票否决,取消绩效奖,而什么叫扶贫不力,全凭县扶贫移民局决定),而且当年考核不合格。

例子1:2017年7月,扶贫移民局动态管理的时候,我们查出几户贫困户的儿女有购车行为,于是村委会通过开会,决定将该批贫困户清理掉,但县扶贫移民局不准我们清理,说清理人数过大,会引起省市级重视,告诉我要清退就每年清退一个,不要查出来多少马上就清理了,这样很“不讲政治”。后来扶贫局让每个乡镇签保证数据真实可靠的“保证书”的时候,就因为我尝试着拒绝签保证书,扶贫移民局副局长当着全县乡镇的面说,“你们XX乡的全是大爷,我们扶贫局已经喊不动你们了!” 我只想回这位副局长几个字:“有权不可任性。”

三、免责主义,让基层跑断腿

从2017年下半年开始,县级扶贫领域开始兴起一种风气,即重大的事件,让乡镇党委书记和乡镇长亲自跑。

例子1:2017年上级允许我们少量增加整户的贫困户,但是怎么控制这个量呢?县扶贫移民局想了一个很“巧妙”的办法,即每户新增的贫困户都必须在三天以内由该乡镇的书记、乡长亲自上门核实家庭情况,并有拍照留影佐证,即使该乡镇的书记镇长每天不干别的事,三天以内你能跑几户贫困户呢?这样就变相的控制了指标。 这个时候我是真的佩服我们书记,炎炎夏日,我陪着书记到每一户贫困户家里,贫困户大多数都住在偏僻高远的地方,有两次爬到半山腰我差点中暑晕倒,回头看我们书记,一把年纪的人,满头大汗、一言不发,还在不停地赶路,我也就没什么好抱怨的了。我以为这一次只是特事特办,没想到作为一个开端,县级扶贫领域全部学到了这种办法。 1. 易地扶贫搬迁,县易地搬迁办公室要求在一周内,乡镇的书记、镇长必须亲自到每一户易地搬迁户的旧房前拍照留影,凡是没有书记、镇长合影的贫困户均不得享受易地搬迁政策,而我们乡有200户以上的易地搬迁户。也就是说,书记、镇长每天必须到70户以上贫困户旧房前拍照。 2. 还是易地搬迁,易地搬迁办公室召开全县大会,要求“四个必须到”,第一扶贫干部必须到贫困户家里关心他的住房情况、第二帮扶责任人贫困户家里关心他的住房情况、第三分管乡长必须到贫困户家里关心他的住房情况、第四乡镇党委书记和乡长必须到贫困户家里关心他的住房情况。县扶贫移民局和纪委会组织暗访组,查到哪个乡镇没有做到“四个必须到”,就要接受诫勉谈话。200多户易地搬迁户,每天去一户,要大半年才能走完,他们认为乡镇的领导都是很闲的吗?而且让乡镇党委书记必须去一次易地搬迁户家里有任何实际意义吗?但他们就是可以这么做,为什么呢?扶贫是重点工程,有权嘛!

四、免责主义,任何一张送到县扶贫局的纸片都要党委书记、乡长联合签字

我们送到扶贫移民局的任何一张纸片、表格都必须经经办工作人员、扶贫办公室主任、分管副乡长、乡长、党委书记签字之后,扶贫移民局才接受,不然就是不配合扶贫工作,威胁研究处分。小到什么程度呢?下面这个例子就说明了。

例子1:在申报雨露计划的时候,贫困户白某在申请表上的银行卡号少写了一个0,于是县扶贫移民局发回来,说卡号有误,转账没成功,于是我发信息给扶贫移民局说是因为少写了一个0。扶贫移民据说,好吧,请按以下方式报上来: 乡镇写一个《关于白某银行卡号错误的报告》、附件1:白某签字以及村委会盖章的《白某银行卡号确认书》、附件2:白某的银行卡照片、附件3:《关于白某银行卡号错误的公示》、附件4:公示的照片、附件5:《错误银行卡号更正表》(更正表上面必须有工作员、扶贫办主任、分管副乡长、乡长、乡党委书记的签字)。他们专门做了一个统计表格,满足一项就打一个“勾”,以上资料缺了一个“勾”都不收。

五、能力低下,只会挥鞭子的“领导艺术”

我分析原因是,相当一部分领导职位的干部是“积劳成功”而晋升,本身德不配位。而扶贫移民局是新组建或扩大的部门,人手大多都是从其他部门(比如民政局、档案局、教育局、各乡镇等)抽调的,如果我是民政局的领导,我必然不会将自己的精兵强将调走而影响到民政局本身的工作,所以组成县扶贫移民局的人员其实素质并不理想。 这类领导的领导艺术概括来讲,就是三个字——“挥鞭子”,他们只会往下属和下级单位身上挥鞭子。他们的口号是:“我们不知道怎么解决这个问题,但我们知道,只要不断加大挥鞭子的力度,下面的人总会解决问题。”过去十几二十年这群人靠挥鞭子解决了一个又一个的问题,可他们不知道,这样的领导艺术只会让下级为了达到目标不择手段,很多时候结果并不是他们想要的。

例子1:2017年12月,扶贫局忽然下达到我乡扶贫项目资金500多万元,用于脱贫项目,要求各乡镇必须在12月20日以前上报方案,12月31日之前把钱全部划拨出去,2018年1月底完成验收报账。这显然是不可能的,而究其原因,是因为根据省政府的扶贫考核标准,当年农业方面的资金必须划拨98%以上出去。于是各乡镇炸了,忽然得到几百万资金,然后连方案都没有,更不必说招标、竞标、施工等程序了,县政府立即下文,凡是不能再12月31日前完成此项任务的乡镇,党委书记和镇长立即停职接受检查,“消极工作”是一个很容易安的罪名。 最后各个乡镇私下联系,在县政府和扶贫移民局的默许之下,各乡镇连夜做资料方案,县级部门连夜审批,然后乡镇全部把钱划拨到村集体账户,因为省级检查只会检查到乡镇级账户,从乡镇账户划出去即视为已使用。省级检查结束之后再强行将资金从各村划回各乡镇账户。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