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扶贫之困》第十四章:唯上不唯下

作者:孟北鱼

发表在知乎等平台,为保存优秀文章,特转载,已征得作者同意,老孟同志的公众号“mengbeiyu”,微博ID“基层孟北鱼”,自述是:一个苦逼的基层一线工作者

——————《扶贫之困》第十四章:唯上不唯下——————

因为我在写下这篇感慨第一版的时候,纯粹是写给几十年以后的自己看的,我怕有些事情我忘记了,当初发生过这么多事情,于是我想到什么就写什么,生怕把什么遗漏了,所以几乎把我在扶贫工作中遇到的方方面面问题都囊括进去了。现在为了更好的理解,我会在慢慢的过程中将前面文章摘取某段出来展开讲述,以此为主要方法增加章节。但是这样势必会导致文章顺序上会有一点混乱,知乎也并没有给出文章排序的功能,对各位阅读的前后因果逻辑造成的不顺,深感抱歉。

在官僚主义里面,做出一个决策无非三种原因:

1.邀功。用一些形式主义和表面功夫,营造出自己“杰出功绩”的假象。

2.免责。用一些荒唐的逻辑和办法,将责任“转移”到他人身上,达到免责的目的。

3.马屁。拍上级某个领导的马屁,这些马屁有时候只是造成一些浪费,有时候是一些苦难。

当然,“唯上不唯下”在我看来并非完全是一件坏事。有只是有时候我们要分清“上”是什么,“下”又是谁?上面是组织、国家和人民,还是某个官僚?下面是群众、纳税人和贫困户,还是某些投机分子?

有句话说到:“权力来自于哪里,权力就为哪里服务。”体制内很多很多的人都以为自己的权力来自于上级,所以拼命的想要讨好上级,他们都忘了,权力的渠道或许来自于上级,但权力的根源其实来自于人民。这件事情并不是对立的,他们并不矛盾,在正常的情况下,上级的利益和人民的利益其实是一致的,我们在解决了群众诉求的同时,其实也解决了领导的诉求;能够为群众解决问题的人,也是一个能够为领导解决问题的人。只是很多人都看错了,他们以为这是鱼和熊掌的关系。

下面我要讲到一个例子,即使这件事情事后被证明毫无意义,扶贫移民局的人们依然坚持这么做了,并且到最后快要兜不住的时候,果断把黑锅甩到了乡镇的背上。

例子1:B村有50户贫困户,B村原定于2018年脱贫。但B村是时任县委书记联系帮扶的村,因为一些众所周知的原因,县扶贫移民局在2016年初告知我们乡政府,必须将B村的全体贫困户纳入2016年脱贫计划,B村基础设施建设也必须在2016年实施完毕,但是我们就问,2018年脱贫是早就定下来的,现在提前脱贫哪里来的资金呢?

扶贫移民局说,这没有关系,县政府会从财政里面拿出一百万来用于提前实施B村脱贫计划。于是我们遵照扶贫移民局的指示,将B村的全部贫困户上报为当年脱贫人员,也开始如火如荼的进行公路、水窖等基础设施建设的规划。

可是到6月的时候,扶贫移民局的资金依然没有到位,不仅资金没有到位,而且扶贫移民局要求我们必须在10月以前进行验收,我们慌了,现在B村的贫困户和施工方一分钱都没有拿到,这样让他们脱贫是会出问题的。扶贫移民局告诉我们,不要慌张,资金年底就会到位,验收合格以后就会发下来。

于是我们宣传的时候也是这样跟贫困户宣传的,请他们抓紧实施自己的产业项目,等我们验收合格以后,就会把钱发给大家。可是,最后等到资金到位,已经是2017年的5月了。施工方还好说,不给就不给,还想在本地混下去的公司一般不会轻易找政府的麻烦;但贫困户就不一样了,光脚的不怕穿鞋的,他们不是傻子,他们知道政府承诺的钱自己一分钱也没有得到,却突然被告知自己脱贫了,而且按照当时的政策,已脱贫户无法享受任何扶贫政策,意味着B村的贫困户再也无法享受教育、医疗、金融优惠政策了。

这一点在医疗和教育方面尤为突出。每年开学的时候,乡镇的扶贫办公室就堵满了贫困户,贫困户是很清楚政策的,他们知道有一笔属于他们的扶贫资金整整一年了还没有发给他们,于是把我们办公室的工作人员围了起来。

我们能怎么办呢?只能解释,这笔钱扶贫移民局一直没有发给我们,所以我们也没有钱可以发。

贫困户们就问了,既然没有扶贫资金,那么为什么我们被脱贫了呢?!导致我们现在去医院不能减免医药费,小孩子读书不能减免学费。

我们只能解释,因为扶贫移民局要求B村必须2016年脱贫啊!大家耐心的等等,这个事情我们领导也跟扶贫移民局和县级领导反映过多次了,相信很快就会解决。

一个小时以后,扶贫移民局的电话打了过来。

扶贫移民局某股长:“你们乡是谁叫贫困户来扶贫移民局的?”

我说:“没有啊,没有人叫他没来。”

扶贫移民局某股长:“没有?现在扶贫移民局一群贫困户,全是你们乡B村的。那是你告诉他们这笔钱是扶贫移民局没发给你们乡的吧!”

我说:“是的,因为这是事实啊,当时我也想不到更好的理由了,只能实话实说。这笔钱本来说是2016年年中发下来,年中又说年底发,年底又说2017年发,现在又说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发。别的贫困户脱贫都是有产业发展资金的,而B村的贫困户什么政策都没有享受到,就被脱贫了,他们肯定有意见。”

扶贫移民局某股长:“你听着,当初报脱贫名单的时候可是你们乡自己报的,我们扶贫移民局只是负责审批。你们报上来,我们批准了而已。”

我说:“某股长,话可不能这么说,当时是怎么回事儿你比我更清楚,是你们扶贫移民局非要我们乡把B村列为今年脱贫的,而且后来钱到不了的时候我们说换人,你们也不同意。当时也是你经手的。”

扶贫移民局某股长:“诶!你可别乱说话,我什么都不知道。谁叫你们乡乱报的,我可没有,反正到时候造成什么问题,后果你们乡镇自己承担,跟扶贫移民局没有关系。还有啊,别让B村的贫困户来扶贫移民局了,到时候除了什么上访问题,你们领导都担不起。”

那一次是我第一次对扶贫工作感到恐惧,这样一个从头到尾参与整个事情的股长忽然说一点也不知情,把责任全部推到了乡镇头上,也不需要去问扶贫移民局的决定这件事的局长了。现在我想起这件事情来,依然感到后背发凉。那天,我和办公室同事X花了一下午的时间,把整个事情的资料从头到尾翻了一边,终于在一堆废纸里找到了扶贫移民局发给我们的非正式文件,文件里要求我乡必须将B村的全体贫困户列为2016年脱贫,虽然是非正式文件,但这张纸不是从我们打印机里打印出来的,而是从扶贫移民局的打印机里出来的,而且我找到了我和某股长的QQ聊天记录,记录里表明当时产业资金没到位的时候,我曾经询问是否可以将B村的贫困户推迟到明年脱贫,某股长说计划定了就不能换。

找到这些微不足道但唯一的证据之后,我们拨通了扶贫移民局副局长的电话,我们首先表示我们手上有证据可以证明是扶贫移民局要求我乡把B村提前脱贫的。其次我们提出了两个解决办法的建议,要么马上把B村贫困户的产业发展资金兑现给他们,这样可以让他们脱贫心安理得一点;如果不行,就联系教育局,希望可以对B村贫困户特殊处理,允许他们今年享受学费减免政策。这两个办法虽然不算彻底解决问题,但是可以大大缓解贫困户们的愤怒,留给我们做更多工作的时间。

该副局长表示会考虑,然后就没有了消息。几个月后,也就是2017年5月吧,B村的贫困户和施工方得到了资金,B村的问题渐渐缓和下来。后来2017年底为了解决贫困户不愿意脱贫的问题,县政府修改了政策,允许脱贫户和未脱贫户享受同样的扶贫政策,B村这件事再没有被提起。

但这件事在我看来只是一个侥幸。如果当时这件事情深究起来,恐怕大家都没办法全身而退,那么对于我和同事们而言,我们显然是无辜的,我们只是遵照了上级的决定,却要承担相应的责任,我们根本没有选择。从那个时候开始,我终于知道了从事扶贫工作的感觉,可以用8个字来形容:

诚惶诚恐,如履薄冰

也就是从那时开始,扶贫移民局开始流行让乡镇“签保证书”和“签承诺书”,其中有一年几乎每件事都有一个保证书,保证贫困户建房子不超面积、保证脱贫名单不会变动、保证清退贫困户准确、保证表格数据真实、保证贫困户不会上访、保证录系统没有录错……本乡镇承认上述承诺,如果出现任何问题,责任全在乡镇,与县政府和扶贫移民局无关。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