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扶贫之困》第十五章:基层干部二难选择

作者:孟北鱼

发表在知乎等平台,为保存优秀文章,特转载,已征得作者同意,老孟同志的公众号“mengbeiyu”,微博ID“基层孟北鱼”,自述是:一个苦逼的基层一线工作者

————《扶贫之困》第十五章:基层干部二难选择————

二难选择,指实践中会遇到的种种矛盾,导致不可能有好的结果。

最近读到两篇扶贫违纪方面的新闻,恰好都发生在四川省。当我看到这两篇新闻的时候,我忽然意识到这两篇新闻里面被处理的干部可能是我,也可能是我的同事,可能是本地任何一个乡镇的扶贫干部和村支书,下面我们先看看这两篇新闻。

首先,我可以在这里很直白的说,下面这两件事我知道周围很多乡镇也干了!!!几乎所有乡镇都干了!!按照下面的处理意见几乎所有乡镇的扶贫干部和村支书都会被处理,但是原因真的是因为村干部玩忽职守、村干部优亲厚友吗?!

下面请看村干部的“囚徒困境”:

新闻1:四川省乐山市井研县四合乡石桅村,贫困户田祥没有养猪,但是村支书却签字验收了田祥家里养殖5只猪,致使贫困户田祥领取了补助资金2100元。井研县纪委介入后,2018年3月,宋正受到党内警告处分。井研县脱贫办工作人员林列和四合乡扶贫专干张国强因工作履职不力,分别被井研县纪委诫勉谈话。

新闻2:四川省宜宾市沐滩镇建华村党支部书记牟代友在到户项目验收中,在未对验收内容进行核实的情况下,即签字同意验收,致使建华村两户农户未发展任何产业而得到共计2.272万元补助资金。2017年12月26日,珙县纪委给予牟代友严重警告处分。由沐滩镇政府收回违规发放的扶贫补助款。

这两个新闻看起来是不是很合理呢?对,在扶贫领域以外的人看起来很合理,但是你知道乡镇扶贫干部和村干部面对的是什么吗?我谈谈我遇到的情况,不代表上述两个新闻当事人所处环境,但是我想对大家理解上述两个新闻会很有帮助。

第一,县扶贫移民局要求产业到户资金必须发给贫困户,没有发出去,即属于资金滞留,要追究乡镇的责任;

第二,县扶贫移民局要求贫困户发展产业必须是种植和养殖,外出打工是不行的,交学费、修房子、交医药费、买吃的、买穿的都是不行的,属于违规使用资金,要追责。

第三,很多贫困户是没有发展种植和养殖的能力的,比如城中村没有土地、农民工一年难的在家、重病重残老人没有劳动力等。

这个时候,乡镇扶贫干部和村干部能怎么干?这两个新闻中最让我气愤的是,这两起扶贫案件都是由县级纪委查处的,如果说被省级、市级纪委查处,我会认为他们不清楚基层情况,而县级纪委只需要到县级扶贫移民局去问一下,就知道扶贫移民局根本就是给每个乡镇设下了一个“二难选择”,无论如何村干部都会受到纪律处分!!这里面根本就没有安全的选项!!!

不完成,一定会被追责!作假完成,也有可能被追责,绝大多数乡镇干部和村干部只是做了一个相对“安全”的选择,即使在这整个过程中他们并没有获取任何一分钱!!!那些得到钱的贫困户也绝非村干部或者扶贫干部的亲属。

而可悲的是,这两个新闻里面只字不提上级扶贫部门的矛盾规定,一律把责任推给了乡镇和村干部,当然,他们是很容易做到的。上级扶贫部门设下了这个“陷阱”,导致扶贫工作中再也没有了“违纪”与“不违纪”的区别,只剩下“运气好”和“运气差”两种区别,运气好的没有被发现,事发被处理的只是运气差的而已。

这两件事让我很灰心,更让我灰心的是,当我建议起草了一个正事函向扶贫移民局指出他们政策矛盾点的时候,扶贫办主任签字同意并支持了我的意见,分管领导却拒不签字,同时痛批了我一顿。

我才发现这群四五十岁的官僚们,他们并不敢对上级的决定提出异议;这群四五十岁的官僚们,他们并不会承认自己的决定是错误的;这群四五十岁的官僚们,他们并不是宽容大度的人。没有人敢指出他们的错误,即使他们的错误已经害一个村支书受到了党内严重警告处分,即使害一个年轻公务员失去了大好的前途,即使有一个如我一样蠢的愣头青准备正式函告他们,没人敢指出他们的错误,他们也永远不会承认自己错了,因为他们所做的一切,形式主义也好,官僚主义也好,教条主义也好,都是为了免责,他们害怕承认错误,他们害怕被追责,他们永远不会错,所以永远不会改。

他们心安理得的站在那里,提拔着他们看中的继承人,那些像他们一样的人,周而复始,恶性循环。

官员无能和形式主义给我们国家带来了最严重的浪费,它所造成的损失比贪污腐败严重得多。

此刻,我对这群人有着前所未有的失望,扶贫,我拿什么说爱你?!

诚惶诚恐,如履薄冰。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