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扶贫之困》第十三章:治病开方之我见

作者:孟北鱼

发表在知乎等平台,为保存优秀文章,特转载,已征得作者同意,老孟同志的公众号“mengbeiyu”,微博ID“基层孟北鱼”,自述是:一个苦逼的基层一线工作者

———————《扶贫之困》第十三章:治病开方之我见——————

由于我的能力和见识的局限性,有些建议可能没有考虑全局,但由于我的身份和经历,决定了我提出的建议一定是现在基层最急迫解决的问题。

一、切实提拔真正典型的扶贫工作者

什么叫真正典型的扶贫工作者?

提拔上级部门派到乡镇或贫困村挂职锻炼的第一书记、扶贫干部,那不叫典型。就好像天庭要提拔众生成仙,太上老君把自己的童子派到人间生活一年,然后又提拔回天庭成仙,向大家宣布,我们在人间提拔了一个优秀的人成仙。这只是一次“镀金”之旅。

近几年来,我们单位提拔过两三位扶贫领域的干部,但是无一例外,都是上级下派的扶贫干部:市某局下派的第一书记得到了提拔;县政府下派的驻村干部获得了晋升;某局办公室主任因为帮助贫困村脱贫得到了升迁;诸如此类,但是真正的广大扶贫工作者呢?那些乡镇的扶贫干部呢?那些贫困村干部呢?没有,他们是一群被遗忘的人,他们只看见上面派了一个干部来村镇带领他们脱贫,一年以后脱贫效果显著,干部带着荣耀和花环晋升了,他们又迎来了下一个来基层“镀金”的第一书记。

我见过很多新闻,被提拔的扶贫干部永远是上级委派的第一书记、上面下来挂职锻炼的扶贫干部,这群人本来就是上面的人,来到基层镀金之后,又以扶贫的名义提拔了回去,村镇的扶贫干部们永远站在那片土地上,迎来送走一个又一个上面下来的扶贫干部,提拔和晋升永远轮不到他们。

二、加快提拔扶贫工作者

本单位工作能力最强的办公室是哪个?

组织办。

为什么是组织办呢?

因为组织里个个都是人才,整个办公室都是精英。

为什么组织办里那么多人才呢?

因为组织办上面对接部门是组织部,在组织办工作很容易受到提拔,人才都会拼命进组织办。我所在单位每年提拔晋升的人,组织办占一半以上,另外十几个办公室分剩下的一半。

那么扶贫办呢?

为了体现上级对扶贫工作的“重视”,特地颁布了“扶贫工作是当前的重中之重,扶贫工作人员必须保持稳定,2020年之前扶贫工作人员不得调动!”

这简直就是所有年轻扶贫工作者头上的魔咒,新入职的同事唯恐被分配到扶贫办公室,即使被分配到扶贫办公室的人,也会想办法找关系调离。因为有了上面那条精神传达,意味着无论你有多优秀,在五年内你都无法晋升,你眼看着周围和你同一年入职的同事,一个又一个的走到了领导岗位,你缺因为“扶贫工作者5年内不得调动”这一条规定只能当一个工作员。

刚入职的头5年是一个年轻公务员的黄金期,过了这5年,也就算是“五十而知天命”了,已经能看清自己职业生涯的天花板了。

让人愤怒的是:你没有晋升,不是因为你不够优秀,不是因为别人比你优秀,不是因为你工作没干好,只是因为你从事的是扶贫工作。扶贫领域想要人才,留是留不住的,只能靠吸引,只有加快扶贫人员提拔,才是真正的重视,才能吸引更多更优秀的人才加入扶贫大军。组织办的工作能力非常强,就是因为提拔速度非常快,一个普通工作员到组织办工作一两年后基本上就晋升,让剩下的更加积极工作,更多优秀的人拼命想进入组织办公室,愿意承担更多的工作。我在想,什么时候扶贫部门提拔速度能达到组织部门的三分之一,那么也会迎来一次人才的大换血。

三、不作资料检查,抵制“资料式创新”,绝不在任何场合对资料创新提出表扬

除了财务和工程项目档案以外,上级不对下级单位作任何资料档案的检查,只查扶贫实效,不查扶贫资料。资料创新屡禁不止有两个原因:

其一在于资料创新总是作为一个“亮点”,受到各级领导的表扬;

其二在于各级检察督查总是围着办公室一堆资料进行检查;

其三在于很多人还保留着免责主义思维,以为复杂的资料可以把责任下移,为自己免责。

所以我认为,除了项目和财务必要的程序以外,其他资料大可不必检查,多到村里看看,多到贫困户家里看看,更为直观。上级喜欢检查贫困户住得好不好,基层就会拼命让贫困户都住上小洋楼;上级喜欢检查贫困户吃得好不好,基层就会拼命让贫困户顿顿大鱼大肉;上级喜欢检查资料,基层就会把所有精力都花在资料上面,做一套看起来漂漂亮亮的资料出来。

四、纠正不正之风,重点在上不在下

其实一切形式主义、免责主义、官僚主义都是上行下效。基层的问题从来都不是基层单独的问题,最初基层并不知道什么该做什么不该做,拿捏不好这个尺度,不过是参照了上级政府和部门的做法,或者在上级政府和部门的鼓励、默许之下进行的创新。典型的例子就是2017年国家、省政府多次发文严禁私自增加表格、制作展板、各种检查督查等增加基层负担的行为,我县也召开了会议传达了上级精神,但会后县扶贫部门不仅没有删减原有的报表规模,依然又增加到了2个周报表和1个月报表,比如《易地扶贫搬迁进度周报表》,建房子这种事情要几个月甚至大半年的时间,这周和上周能有什么变化!我怀疑每次国务院、省政府发文之后,县级部门都认为指的是别的省、别的市、别的县的问题,从来没有想过,国务院、省政府说的就是我们这个省、我们这个市、我们这个县、我们这个乡镇、我们这个村,国务院说的就是我们!不要把国家的政策方针当遥远的新闻看,新闻离我们并不遥远,新闻就发生在我们身边,就发生在我们身上!

所以杀鸡儆猴是没有用的,儆猴,必须杀猴。比如每天把乡镇折腾一万遍也解决不了资料创新的问题,但是在把省市县里负责资料创新、支持资料创新的人批评一顿,第二天全省市县的资料创新问题全解决了。

五、不是不严,而是太严,非主观故意的需有容错空间

年终总结的时候,县政府发文总结了2017年的突出问题,得出结论:扶贫检查还不够严、检查还不够细、上级指导还不到位,新的一年一定要更加频繁的检查、更加严厉的督查、更加精细和具体的指导。其实在我看来,县政府完全没有明白目前扶贫的整洁所在。扶贫的很多问题,不是督查不严,而是督查太严;不是指导不细,而是指导太细

督查太严,导致没有容错的空间,各级官员害怕担责,层层加码,不敢拍板,比如国务院允许易地搬迁贫困户修建每人30平方米的房子和每户30平方米的生产用房,但是为了方便各地根据具体情况灵活操作,并未对具体标准进行细化;这时省级害怕担责,于是只允许本省的易地搬迁户建每人30平方米住房和建20平方米生产用房,这样就绝对不会超过国家标准;而市级也怕担责,只允许易地搬迁户建每人30平方米住房,不准建生产用房,这样就绝对不会超过省级标准;而县级也怕担责,只准贫困户建每人25平方米住房,其他什么都不准修建,在后院用茅草搭个鸡棚都必须拆除,这样就绝对不会超过市级标准;打个不恰当但直观的比喻,如果国务院规定贫困户的房子不准超过100平方米,那么到基层某些县就敢规定贫困户的房子不准超过10平方米,这样就绝对不会超标。这种不敢担当,为了自己的乌纱帽不顾贫困户实际需求的例子并不少。

例子1:易地扶贫搬迁政策不仅可以建房,还可以进城买房,当然不是买那种几十万、上百万的商品房,而是可以保障基本生活需求的旧房、二手房,为了防止贫困户骗取补助资金,购买房屋必须办理产权过户,没有房产证的房子是不能买的。这时就出现一个问题,贫困户X是三个孤儿,父亲病故,母亲跑了,住在山上的危房里,靠低保和困境儿童救助金生活,他们有意向进城购房,因为方便他们在学校读书,但这时有个问题,这三个孤儿都未满18岁,无法办理房产过户。这时候县易地扶贫搬迁办公室打电话过来,“你们乡为什么把这样人报上来?既然建不了房子,也买不了房子,最好马上取消他们的易地搬迁。”我忽然觉得他们处理问题的出发点有问题。 但是大家不要担心,最后由我本人签字、扶贫办主任签字、副乡长签字、加盖乡政府公章写下保证书,保证在易地搬迁验收以前将三位孤儿目前的实际监护人爷爷奶奶纳入贫困户,由爷爷奶奶办理房屋产权问题,如不能顺利完成乡政府愿承担一切相关后果。写下这样的保证书之后,易地扶贫搬迁办才同意将3人纳入易地搬迁。

例子2:易地扶贫搬迁不得超过每人30平方米。这时也有一个问题,贫困户Y是位孤寡老人(60岁以下无法成为五保户),他有意愿进城买房搬迁,但是城里根本就不会存在30平方米以下的房屋,最后他找到了一个产权证上标识为39平方米的房屋,而且出去公摊面积,实际居住面积其实还小于30平方米。但是易地搬迁办公室坚决不同意拨付贫困户Y的资金,连领导都责骂我,为什么要将1个人纳入易地扶贫搬迁,以后禁止将1人的纳入易地搬迁。我觉得他们的出发点有问题。 贫困户Y的问题尚未解决,目前仍未得到补助资金,由于未能及时还清贷款,领取低保金的账户已被银行冻结。不过我们已经想到了解决的办法,有望在3个月内解决,目前Y的生活由村干部私人借钱给他解决。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