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扶贫之困》第十一章:政治风险

作者:孟北鱼

发表在知乎等平台,为保存优秀文章,特转载,已征得作者同意,老孟同志的公众号“mengbeiyu”,微博ID“基层孟北鱼”,自称一个苦逼的基层一线工作者

———《扶贫之困》第十一章:政治风险——————

我,二十几岁,入职四年,普通工作员,不贪污不腐败,一个月内却被纪委约谈三次,虽然最后都没什么事,但说实话,这三次真的把我们整个办公室的积极性都打消掉了。事情是怎么回事呢?

例子1:一个贫困户2015年被查出每月领取养老保险1000元,于是我们将这个情况通报给了村委会,村书记、主任找到我们,说这家人确实领了养老保险,但是丈夫属于劳动能力比较弱的,妻子患有重病毫无劳动力,每月治疗开支就将近1000元,希望能够将这户贫困户保留。领导和我们一起商议以后,认为事出有因,应当以实际情况为依据,且当时并无明确规定领了养老保险的必须清退,当时明确必须清退的情况有城区购房、购汽车、财政供养人员(直系亲属中有公务或国企人员)。于是我们让村委会写了一个书面的情况说明,保留了该贫困户的资格。

2016年下半年,县扶贫移民局进一步明确了“财政供养人员”的含义,指出缴纳和领取养老保险也属于“财政供养人员”行列(2017年上半年又修改了,指出缴纳养老保险不应清退,领取养老保险才属于清退范围),于是2016年下半年依据此项规定我乡将该贫困户进行了清退。

2016年年底,纪委就这件事约谈了我们领导,要求我们追回2016年上半年发放给该贫困户的2000元产业发展资金,不然要追究我们的责任。从一个家徒四壁的家庭里追回2000元显然是不现实的,于是乡政府和村委会共同垫付了这笔钱。

2018年4月,纪委分别因为三件不同的事约谈了我们办公室的三个人,其中约谈我的原因,就是这件事。言语中直指我与村委会合谋,2015年违规保留了该贫困户资格,导致该贫困户享受了扶贫资金(虽然已经“追回”),最次也是身为扶贫办公室工作人员,审核贫困户资格不严,失职之罪。

我说,首先每次增减贫困户的时间,县扶贫移民局顶多给我们3天时间,每次全乡增减贫困户的规模都是二百人以上,我们不可能每一户都去核实,即使只去核实其中的10%也是不现实的,我们更多的只是核实贫困户增减的程序是否合规,极个别情况下遇到群众反应强烈的贫困户,我们会进行入户走访,但走访也只能看出该农户大概的生活状况,比如我们能看出该农户的收入到底是每月1千元还是每月1万元,但该农户的收入到底是每月1千元还是每月2千元是看不出来的。大多数情况下贫困户都会在公务人员面前极力隐瞒自己的真实收入水平。

其次,2015年并无关于领取养老保险必须进行清退的文件,即使2016年也只有精神传达,并无官方文件,提到领取养老保险必须清退的正式文件是2017年上半年才出来的。也就是说2015年并无此项规定,所以我们根据实际情况做出了决定,而当2016年相关精神传达以后,我们才有了标准,第一时间就将该贫困户进行了清退,而这已经是在全乡统一发放产业发展资金以后的事了。而且在年底纪委提出质疑之后,我们第一时间就“追回”了扶贫资金。

其三,我与贫困户并不相识,也没有在此次事件中谋取任何利益,各项审查也是严格参照了当时的标准,该贫困户确实属于家庭困难、无购车、购房、直系亲属在机关国企任职的情况,产生过程也是严格遵循了贫困户产生程序。

最后,根据近几年的扶贫政策发展趋势,各项标准越来越严格,以前合格的贫困户在新的政策出台以后就变成不合格了,必须予以清退。所以几乎每年我们都会根据新的政策清退一部分的贫困户,而这其中相当一部分贫困户都是已经享受了产业发展资金的,事实上该贫困户不是一个特例,只是众多因政策越来越严格而被清退的贫困户中的一个,这种情况我们每年都要面对很多。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