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扶贫之困》第八章:一直被回避的问题-贫困户自身问题

作者:孟北鱼

发表在知乎等平台,为保存优秀文章,特转载,已征得作者同意

————《扶贫之困》第八章:一直被回避的问题-贫困户自身问题—————

这个问题是贫困户脱贫过程中遇到的最大问题,即无论脱贫与否,几乎没有贫困户会承认自己脱贫。而且部分政策过于理想化,几户所有的扶贫政策都都回避了一个问题,好吃懒做的贫困户怎么办? 而所有文件给出的答案都是——劝说。

如果劝说是万能的,那么城管现在形象也不会那么差了,因为劝一劝小商贩就再也不出现了,劝一劝摆摊设点的人就都改行转业了,大家知道这是不可能的。但其实,我是一个相信“劝说”的力量的人,我相信大部分贫困户都可以通过劝说和感化来使其奋力脱贫,但这只是大部分,还有小部分呢?而且即使是可以劝说和感化的大部分,要付出的也是极大的时间成本,并不能一蹴而就。 这方面的例子太多太多,在扶贫部门工作两年,你能见到很多奇谈怪事,有些让人哭笑不得,有些让人充满无奈,有些则让人看到了人性的最黑暗面心生恐惧。我将会挑选一些印象深刻的例子出来供大家评价,如果是我亲身经历就会说亲身经历的,如果听说的就会说是听说的,尽量做到以信传信、以疑传疑,以免误导大家。(当然,具体姓名和信息会模糊处理)

例子1:贫困户想要的标准,比国家规定的脱贫标准高得多

我的同事朱姐,女,国企事业单位的职工都是有帮扶对象的,但她帮扶的贫困户老是不在家,喜欢在外面喝酒,因为我们有任务指标,每隔一段时间必须和贫困户见一次面,于是朱姐总是担心不能完成见面的任务。我给她出个主意,每个月都买一袋米或者一桶油,这样贫困户为了这桶油和米,也会愿意和你见面的,朱姐大呼妙。但是第二天朱姐气急败坏的找到我,说这辈子也不想再见到这个贫困户了,完不成任务拉倒。我问怎么回事,原来贫困户领油和米的时候还是千恩万谢的,两个小时后不知道哪根筋出问题了(我怀疑是喝了酒),居然专门打电话过来骂了朱姐一顿:“你们就这点表示,你们政府的人就一袋米一桶油就把我打发了?!你们为人民服务就是这么干的?!”朱姐气得快哭了,确实,朱姐是临时工,收入比我们要低很多,家里压力又大,她穿的衣服大多也不过是几十元、一百元级别的,一袋米一桶油价格接近100元(插一句,4元一斤的米,连朱姐自己都舍不得买来吃),她的心情可想而知。最后,我和她联系的贫困户对换了,我联系的贫困户比较温和,而她联系的贫困户如果再打电话来来骂,就让骂我吧,但我心里已经决定了,我是决计不会再给这个贫困户送东西了。

例子:2:只有极少数的贫困户会承认自己脱贫,绝大多数都不会。

贫困户脱贫以后不承认自己脱贫怎么办?因为所有政策都要求贫困户自己签字确认脱贫,可按照目前的政策,贫困户脱贫以后就不再享受免费医疗和免费教育了,有多少贫困户会承认自己脱贫呢?事实上,很少有贫困户会承认自己脱贫,任凭谁去问他,他都会说出一大堆贫困户的理由。甚至有更过分的“待价而沽”,“要挟”扶贫干部和村干部,你给我多少多少好处,我就签字承认自己脱贫。 即使经过三年的调整,现在脱贫户和未脱贫户已经可以享受同样政策的情况下,贫困户们依旧拒绝承认脱贫,可以说政策越好,他们拒绝承认脱贫的心理越强烈。

例子3:希望政府替儿尽孝。

在前言里面的例子我已经讲得很清楚了,很多儿女即使很有钱,也会让自己的父母挨饿受冻,住破房子,在不了解这家人情况的路人看来,这俩老人可谓饥寒交迫,但是谁曾想他们有个开宝马的儿子呢!而且这是无法起诉的,因为未承担赡养义务,起诉的本体必须是老人,而很多老人都很“体谅”自己的儿女,拒不起诉自己的有钱儿女,只是一个劲儿的到政府上访,要求享受低保、享受贫困户待遇,逢人就提自己有多惨,但是绝口不提自己那几个有钱儿女的事。

例子4:隐瞒收入和享受的政策,抵制脱贫

最典型的例子是2016年11月,市级扶贫部门检查,到贫困户A家中,检查组问贫困户A一年收入怎么样,贫困户A说没什么收入,检查组问没什么收入具体一年是多少钱,贫困户A答道一年两三千块钱吧!当时他们村书记震惊得眼睛都大了,但是检查组要求,检查组在问话的时候村干部是不能插嘴的。问完之后检查组当然是不满意的,觉得这户贫困户非常贫困,村委会弄虚作假,上车就要走。气得村书记大骂,叫贫困户A必须把存折拿出来,结果存折上显示A一家5口人,每年光低保就享受1万元以上,而且还有残疾人补贴、粮食直补、退耕还林款、城乡基本养老保险、高龄补贴已经妥妥超过脱贫标准了。也就是说,即使这户贫困户一只鸡不养,一棵菜不种,光是国家发给他的各种补贴加起来就已经远远超过了脱贫标准。 当事实摆在眼前的时候,贫困户A急了,我这样就脱贫了?我凭什么能脱贫?我上有老下有小,我一个残疾人凭什么脱贫?我还欠着十几万的债呢?你们这些当官的就是乱搞!我是不会脱贫的,你们想这样就把我搞脱贫了,那是不可能的!谁让我脱贫我就举报谁!

例子5:其中一部分贫困户是职业上访户

由于我国的上访制度,导致无论你有没有道理,只要你去上访,都能影响到地方政府的政绩,所以不管有理无理,只要有人去上访,政府都会怕。正因为这样,催生了一群职业上访户,以此要挟地方政府,获取利益,在北京更是有一整套成熟的上访利益链。

其中T村是我乡著名的上访村,也是我乡贫困户最多的村之一,这个村还有一个特点:贫困户的数量按照正常逻辑是逐年减少的,一是因为贫困户不断的脱贫;二是因为不断的有人通过结婚、迁到发达地区等方式逃离贫困户;三是贫困户的死亡率也比一般人高很多;当然还有别的一些原因。所以我乡所有村的贫困户人数都是逐年递减的,唯有T村的贫困户人数是逐年递增的,因为T村的人总是不断的通过上访来获取贫困户资格,获得贫困户资格意味着教育、医疗、金融贷款全免费,这是对所有人来说吸引力很大的。这里我要说的是,并不是我们工作标准不严,而是贫困总是很难拿出标准来划得清清楚楚的,只要当事人不配合调查,收入也是很难统计的,扶贫部门也并无权利让银行、企业、组织、个人交出别人的收入信息,一个人想扮演成一无所有的贫困户是很容易的。

我印象最深刻的是T村某贫困户,他本人一个健康的年轻人,有一个同样年轻健康的老婆和一个几岁大的儿子,还有一个五十多岁也是健健康康的母亲Z,要说Z在我们乡政府就很出名了,很早开始她就每年都来乡政府上访了,同事们笑称Z的工龄比我们都要长,我们才来几年啊,人家在乡政府都多少年了,只要各级政府的处理不如意,她就要往北京跑,以此威胁各级政府。而每次政府给她解决诉求以后,她第二年都能找到新的理由再来上访,我列举其中部分:

1.村里修公路石头滚过界,碰倒了她家地里几棵昂贵的树苗。

2.村里修公路放炮震坏了她家的地基,震裂了她家的墙壁。

3.村干部对她怀恨在心,故意操纵选票,让她无法当上低保户。

4.村干部优亲厚友,她是全村最贫困的,为什么当不上贫困户?

5.房子裂了,家里已经成为了危房,要求享受危房改造。

6.家里太穷,危房改造钱太少,要求享受易地搬迁政策。

7.山上水源减少,和村里上访户一起要求县政府让他们搬进城市。

听起来是不是都很合理的样子。但是且听我慢慢讲:

第一,所谓昂贵树苗,不过是几棵茶树苗,在我们当地也很常见,她要是愿意换,村干部直接可以从家里挖两棵成色更好的送给她,但是她不要,因为她的茶树苗是“独一无二的”,是“有感情的”,是“风水先生让她种的”,说白了,她就是要村上赔钱。最后靠上访,她达到了目的,赔钱了。

第二,他家的房子什么时候裂开的还不一定。单说这个距离,离放炮最近的五六户人家房子一点问题没有,两百米以外的她家被震裂了,连地基都震塌陷了,这是不是有点不符合逻辑。最后靠上访,她达到了目的,赔钱了。

第三,低保户明确要求,有劳动力的不能作为低保户,于是Z立马把户口和自己的儿子儿媳分开了,并坚称自己儿子儿媳都没有照顾自己,自己凄惨到不行,村干部们由于自己以前上访的事情怀恨在心,但问题是她上访这十几年,村干部都换了几届了,怎么每一届都对她怀恨在心呢?有那么神奇吗。最后靠上访,她达到了目的,吃上低保了。

第四,以前Z并不屑当贫困户,2015年之后贫困户的政策越来越好,她开始不断上访要求当贫困户。但是大家看出来了,她家里有两个青壮年的劳动力,她本人也才五十几岁精神正好,怎么会当得上贫困户呢?她的理由是儿媳要照顾孙子不能算劳动力,自己已经五十多岁了不能算劳动力,儿子学历低找不到工作。最后靠上访,她达到了目的,当上贫困户了。

第五,后来Z听说政府正在对贫困户进行危房改造,于是要求对自己家进行危房改造,但是鉴定机构鉴定之后建议修补即可,不需要重建,Z非常愤怒,痛斥鉴定机构已经被政府官员买通,因为重建的补贴标准要比修补的补贴标准多。最后靠上访,她达到了目的,得到了危房改造的名额,而且他们还上访到了一个特权,别的贫困户都是先修好房子再补贴,Z则不同,Z声称自己没钱,要求政府先给自己钱,然后再修建。

第六,危房改造还没开始,易地扶贫搬迁政策开始实施,易地扶贫搬迁的资金比起危房改造就更多了,Z立即要求自己应该享受易地搬迁,而不是危房改造,我们说你的危房改造项目已经批准了,没办法再改了,而且钱已经发给你了,Z坚决不同意。最后还是靠上访,她达到了目的,住建局活生生把发给她的钱又收了回去,她如愿享受了补助金额更多的易地搬迁。 这里还有一个小插曲,因为她选择的易地搬迁方式是在城郊购房,易地搬迁要求购房面积不得大于每人30平方米,他家里4个人,而补贴金额是按照家庭人数计算的,每人2.5万元,意思就是Z可以获得10万元的政策补贴,购买城郊的120平方米以下的房子。于是Z很“聪明”,老城区的二手房是很便宜的,易地扶贫搬迁政策只规定了最大面积,而没有规定最小面积,Z完全可以花5万块在老城区买个75平方米的房子,把剩下的5万元赚了。我们也看出了Z的心思,于是要求她购买的房子不得小于100平方米,这时Z就炸了,一个小时之后县政府办公室打来电话,说Z在县政府门口抓着县长不放手,叫我们去立即解决她的问题,于是我们又去把她接了回来,她又靠上访解决了问题。 当时负责去接她的就是我,他看见我们来接她是那种得意的表情,坐在车上那种胜利和挑衅的表情,我一辈子都忘不了。

我曾粗略估计了一下,Z在上访这十几年的时间里,获得了30万元以上的利益,比一个每天填起早贪黑的清洁工高多了,所以他儿子、儿媳、亲友对于她的上访行为完全是支持的态度。

例子6:好吃懒做,品行恶劣。

这种贫困户并不少见,而且这种人思维清晰、通常四肢健全,但就是懒,家庭情况反而比残疾重病家庭更困难,根据国家越穷越帮扶的思路,这种好吃懒做的家庭反而享受了最多的国家政策。比如残疾人张三通过自己努力和向亲友举债在几年前把房子勉强建起来了,现在房屋属于安全住房,而四肢健全的李四整天游手好闲,房屋破败不堪,沦落到流浪睡大街,反而符合政府建房政策,建了一间比张三更大更舒适的新房,试问隔壁欠了一屁股债的残疾人张三作何感想?

姑且就叫他李四吧,我认识一位李四,家庭两个老光棍,李四30岁,李四的父亲55岁,两人身体健康,不喝酒的时候思路清晰,身强力壮,唯一的残疾是李四的父亲有一个小拇指断了,只有9根手指。两人都有同样的爱好,喝酒。我原本对这户人并不了解,2014年脱贫验收的时候李四的母亲在公路上被货车撞死了,货车司机赔偿了李四和他父亲30万元,我当时心想好歹李四的母亲也算给他们两父子留下了一定的生活保障。

但是我显然想错了,今年帮扶责任人调整的时候我们最漂亮的乡花阿娇被安排去帮扶李四一家,从此李四无论白天晚上天天都给阿娇打电话,阿娇于是受不了见李四的电话就挂掉,李四居然发信息过来威胁阿娇,要举报阿娇拒接他的电话(这说明李四的思维是相当清晰的),又说他的家里停电了、喝水不安全、房屋不安全、自己没工作,要求阿娇必须去他家里给他解决。阿娇被气哭了,阿娇的老公于是在电话里跟李四吵了一晚。

李四和他老爸每天唯一要做的事情就是喝酒和四处游荡,2014年他们得到了30万元赔偿,4年过去了,他们没有建新房,没有买新衣,没有做生意,连被骗都没听说过,30万元就这样无声无息的消失了,我有时候在怀疑这4年他们喝了30万元的酒?!当然他们也会工作,打零工,有钱了就不干了,继续喝酒,没钱了又继续打零工。后来我们们找了一位五大三粗的男同事代替了阿娇,以下是男同事第一次走访李四回来跟我说的原话:

李四就靠在院坝的栏杆上,“你们这些政府的每个月来我家里就空着手就来了?不给我两个钱花花?”李四不是一个特例,除去孤老残病以外,一个四肢健全、老实肯干的人就很难成为贫困户,按照我同事的说法(她就住在农村),一个人要是老实一点,村里外出打工的同乡都会带上他,也不至于会成为贫困户。贫困户相当一部分和村民邻里关系都很紧张,人际关系并不好。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