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扶贫之困》第九章:扶贫检查

作者:孟北鱼

发表在知乎等平台,为保存优秀文章,特转载,已征得作者同意

——————《扶贫之困》第九章:扶贫检查——————

“扶贫是一项以检查为导向的工作,上级检查什么,我们就做什么。”——县某领导在某次大会上的讲话。

一、海量的扶贫检查。

免责文化延伸的后果中,最让我愤怒的是海量的督查。

随着扶贫的口号越喊越响,各部门都必须要表现出自己对扶贫工作的高度重视,如果体现出自己对扶贫工作的重视呢?

第一,拿钱出来,一些部门也确实是这么干的,效果立竿见影。

第二,对于那些不愿意拿钱出来或者拿不出钱来投入扶贫的部门呢?那么就不停的督查、检查、视察、蹲点、驻村指导(当然实际上他们中并没有人真的驻村):2015年的时候,我们脱贫一户贫困户只需要十张纸左右的档案,迎接三四次检查就行了;到2017年的时候,我们脱贫一户贫困户需要上百页的档案,6月开始,不停的接受各级各种各样的部门检查,平均一周要接受四次检查,每次检查的要求还都不一样,可以说从6月开始,我们所有工作都停滞了,最多的一个月要接受10次左右的上级检查,平均每周就有2个上级部门的要来检查指导。 上级不停的来检查组,以各种各样的名义进行检查,不停地开会,不停的填表格、做总结、写汇报,扶贫办公室成员6月以后白天绝大多数时间都是在陪同各种各样的检查组下基层检查。比如某级政府搞“创新”行动,各级部门被分成十六个组,按四个季度进行蹲点指导,结果是第一个季度的资料我们还没做完,第二个季度蹲点指导又开始了,第一个季度的资料刚刚上交完毕,第四个季度的蹲点指导又开始了,很多日常工作都必须留到晚上做。

二、资料永远是扶贫检查的重头戏。

一年中扶贫会经历上百次检查,几乎是两三天就有一次,每次扶贫检查我们都会打印大量的纸张,准备大量的资料;每次检查对资料的要求都是不一样的,于是我们每次迎接检查都会将原来的资料拆开,再按照当次检查的要求重新装订;

下面我给大家列一些数字:

1、在今年的上百次迎检中,扶贫办公室花掉了整个乡政府一半的纸张,根据行政办公室的统计,我们消耗掉的A4纸、A3纸几乎是政府其他办公室的总和。

2、某贫困村为迎接检查总共换过45块展板,每块展板在广告公司的报价是1700元。我们乡有4个贫困村。

3、某贫困村的标语贴满了整个墙壁,在这个村办公阵地里,除天花板外,没有任何“一平方米平整墙面”是空白的。各种标语、制度、展板像牛皮藓一样,极端到什么程度呢?某次按照上级要求,各村必须悬挂“脱贫作战图”,该贫困村几乎把墙上所有展板都移了一遍,才腾出来一个平方米的空间悬挂“作战图”。

我总结出一个规律:检查的复杂程度和检查部门的级别是成反比的。

国家级的检查只会去看看贫困户生活得怎么样;

省级的检查不仅要看贫困户生活得怎么样,还要看贫困户的申请档案;

市级检查不仅要到贫困户家中走访,而且要查看贫困户的申请、扶持、退出档案;

而县级检查不仅要看贫困户生活得怎么样,还要看各种各样的资料,有没有会议记录、公示有没有多留一份存档、公示当时有没有拍照留存、贫困户申请书有没有按手印(只签字不按手印是不认可的)、会议记录的字数是否够(太简短不行)、每年扶贫会议次数是否达标、每年扶贫发文次数是否达标(文山会海的源头)、党委有没有专题讨论过扶贫、有没有会议记录、有没有会议照片、会议照片有没有设置会标、会议参会人数是否达标……

所以我们其实最不担心的就是国家级的检查,因为他们只检查贫困户的生活状况平,我们把贫困户生活搞好了就行。最怕的是县级检查,因为你永远不能满足它对资料档案的要求,县级每年发1000份以上的(正式或非正式)扶贫文件,其中一大半是关于各种各样的资料和表格,每年组织4个季度性扶贫督查(我县所谓创新),每次季度督查持续两个月以上,基本上是上个季度督查资料还没交齐,这个季度督查需上报资料又来了。

三、上级检查是扶贫工作的风向标。

我们刚刚经历了省级扶贫检查,我们为此准备了很长时间,自认为即使不能成为优秀典型,也绝无太大问题。适时正值国务院、省政府大力整治扶贫中的文山会海状况,省检查组明确表示不会检查资料档案,听到这个消息我们不得不感叹还是省级检查组的格局高。

但是检查开始后,我们就失望了,第一天和第二天确实没有检查资料档案,第三天开始就变味了,省级检查组的带头人深入各村各镇检查资料档案,我们镇被抽中了,检查过程中发现某村的贫困户申请表缺失、会议记录上没有参会人员签字,于是我们镇成为了扶贫工作不力的典型。而G镇因为某个“资料创新”,被检查组点名表扬了。 带来的后果是,县扶贫移民局立即组织全县乡镇学习G镇“资料创新”,并且在全县开展档案资料“完善”工作,可以预见未来一年档案资料又会成为扶贫工作的重中之重,就因为省级检查组在基层重点检查了资料,上面检查什么,基层就会准备什么,这是一种很简单的心理。

在一定程度上,省级检查组做了很不好的示范,他们批评了“资料不完善的典型”,表扬了“资料创新的榜样”。 我从来没有想过,不是因为贫困户过得不好,不是因为贪污腐败,不是因为徇私枉法,就因为我们某个村的贫困户没有《贫困户申请书》,就因为村级会议记录上没有参会代表签字,我们整整三年,几百个加班的日日夜夜,就一票被否定了。经历那么多形式主义,那么多官僚主义,那么多教条主义,我都从来没有对扶贫工作失望过,但就在此时,我有着前所未有的失望。我们帮助贫困户过得再好,住的再好,收入再高,就因为少了三年前的几张资料,注意并非财务或工程项目的重要资料,只是这位贫困户在2014年成为贫困户的时候有没有写申请书,整整三年的不眠不休就被彻底否定了,我们乡党委做全县检讨,副镇长做全镇检讨,镇扶贫办主任引咎辞职,几个年轻人也被冠上了“影响全市考核”的帽子。

我不服。如果说我们贪污了贫困户的扶贫款,我无话可说;

如果说我们有贫困户衣不蔽体、食不果腹、屋无片瓦我无话可说;

如果说我们识别贫困户不准,优亲厚友,我无话可说;

如果说我们对待贫困户态度恶劣,不作为,我无话可说;

可是就因为我们找不到三年前的《贫困户申请书》,就被冠以“贫困户选举过程中存在弄虚作假”的罪名,成为反面典型,我很难平静。 省级检查组的逻辑很简单,有申请书,即没有弄虚作假;没有申请书或者申请书遗失了,就是在弄虚作假。一切以档案资料定论。

而L镇,情况和我们大同小异,就因为他们多印了一张传单放在贫困户家里,甚至是在省级“剃刀行动”三令五申贫困户家中只能有扶贫手册、不能“私自发明”任何资料的情况下,省级检查组还是大书特书的表扬了L镇,全县立即号召向L镇学习,认为“资料创新”得到了省级检查组的认可,可以预见,刚刚刹住的“资料创新”之风在明年会再次兴起。 省级检查组刚刚走的第二天,市级发文,通知马上成立市级检查组进行全市,并且启动易地搬迁项目县级交叉检查,同时启动“省级检查突出问题”全市排查行动。

其他兄弟乡镇的扶贫战友感叹,他们镇每年5万元扶贫经费全部用于接待上级检查组了,半年前就已经用完了。他问我,你们镇的5万元工作经费呢?我说都贴给贫困户去了,因为上面催得急打错钱,贴进去的;因为打给贫困户钱以后贫困户死了,县扶贫局不认账,算乡镇的,贴进去的。

四、不允许基层解释是检查组的恶习。

基层工作各项因素复杂,牵一发而动全身,有很多事情是那些没有在基层工作过的人很难想象的。而我不知道什么时候体制内开始形成一种风气,独断专行成了一种领导魅力,一言堂成为了一种值得崇拜的领导艺术,不允许下级解释成了严厉的象征。

当然,我不否认,解释是可以很狡猾的,有些口才卓越和思维狡猾的人是可以颠倒黑白的,把坏的解释成好的,把好的解释成坏的,那么我想此时身为一个领导,应该对这些解释有自己的判断力。我认为上级可以给下级解释的机会,至于上级认为这是无力的辩驳,还是事有起因,再自行判断,光凭一面之词或者看到的表象就否定掉别人整年的工作,这是武断的。

例子1:这里有一位老者,家住破败的瓦木结构房屋,上面瓦片漏雨,四面墙壁通风,于是我们找到老者,提出为其申请易地扶贫搬迁政策,他家中有3人(他、他女儿、他外孙女),可获得7.5万元补助资金,但易地扶贫搬迁有两点要求:

第一,必须搬离此地,去条件更好的新址建新房,不允许在老地方建房。

第二,不得超过每人30平方米,也就是说他们3人,所建房屋不得超过90平方米。

老者倒也客气,我们每次去就给我们端茶递水,但就是无论我们怎么说,都不回答我们,只是笑嘻嘻的看着我们。后来邻居才说,老人思维并不灵光,这家里全凭他的女儿和女婿做主,他的女儿女婿在外地打工,于是我们拨通了她女儿的电话,给她讲解了易地扶贫搬迁政策,对话大致如下:

她女儿:“唉,90个平方米,太小了,住都没法住,我想还是不要修算了。”

我:“怎么会住不下呢?我全家有五口人,住在75个平方米里面虽然有点挤,但生活也没问题啊!”

她女儿:“我们怎么能跟你比,你是城里人,我们是乡下人,我们还要喂猪、堆柴呢!”

我:“但是你爸也没有喂猪啊,你们村在城郊,用的也是天然气啊!而且你们现在的老房子也不过就110平方米,所以新房子小不了太多。”

她女儿:“算了,只能建90个平方米就免谈了,我觉得这个老房子住起来挺好的。”

我:“你有多久没回来看你爸爸了,他现在住得房子挡不了风,遮不住雨,根本没法住了。而且万一哪天垮下来打到人呢,你爸那么大岁数了住着也危险。”

她女儿:“垮了?!房子垮了把我爸打死了,就找你们政府呗,谁叫你们不给我们建房子,到时候你们一个个都拖不了干系。”

我:”我们来不就是来给你们解决房子的问题吗?易地扶贫搬迁这个政策是非常好的扶贫政策,能为你争取到都是非常不容易的。”

她女儿:“帮到哪里去啊?我们没地方可以搬。“

我:”你们家水田那个位置,国土局的技术人员已经看过了,可以修建房屋。“

她女儿:”果然是城里人,亏你想的出来,你把我家水田占了,我哪里种粮食吃啊?!你不能占我的地,哪一块都不行,我要种粮食吃的。“

我:”但是占别人的地是要赔偿的,本来易地搬迁的补助资金就不多,不可能再为买地基花钱。那我们给你找了一块地,免费的,不要钱,旧公路上,现在旧公路废弃了,你去那里修一座房子。“

她女儿:”那里可不行,别人都说了,那里是地底下有深坑,搬到那里是要断子绝孙的,要生病的,以后我们家里人生病了你付医药费吗?“

我: ”怎么可能,那里挨着就住了一家人,人家儿子在外面做生意发了大财的,家里人丁兴旺,也没有人生病啊!而且你们生病了根本用不着我付医药费,贫困户去医院看病是免费的。“

她女儿:”人和人的命是不一样的,他在那里没事,我在那里就有事。“

我:”那好。你邻居老张有不远处块地,号称风水好,交通也便利,我们和村委会已经做通了老张工作,你只需要把老房子拆掉以后把老房基给他,再给他5000块钱,他就愿意把地让给你们建房子。“

她女儿:”老张的话,你不用说了,我们死也不会把老房子这块地给他的,他想得倒美,你不知道他想我们这个宅基地已经想了很久了。我就是送人也不会给他。“(后来询问才知道该贫困户的邻里关系并不好)

我:“那么你们是无论怎么样都不会搬迁的,是吧?”

她女儿:“搬到哪里去啊?人家老一辈的人都是看过风水的,我们这里风水好。”

(这里提一下,贫困户认为自己的房基风水好,不愿意搬迁,一直是扶贫领域的传统笑话。风水好,还会成为贫困户吗?)

我:“不搬迁也可以,我们还有个危房改造政策,这个可以在原基建房,只是补助资金要少一点,只有2.5万元。”

她女儿:“呵,2万5千块够修什么,修个厕所啊?”

我:“也不能这么说,2万多块修20-30个平方米的房屋还是没问题的。”

她女儿:“30平方米怎么住?你住啊?别看我现在在外面打工,以后我可是要回来住的?以后我们还要生二胎呢!”

我:“我们是了解过的,你和你女儿都住在隔壁村你老公家,你们即使回家也很少在这边住的。而且我们可以折中一下,你们的房子是110平方米,我们先拆掉30平方米,建成砖混结构,用来做卧室起居,剩下的旧房子当作厨房和厕所之类的,这样至少你爸目前不会被风吹雨打了啊!等以后你们挣钱了,再把剩下的80平方米拆掉修成砖混结构,不也一样吗?“

她女儿:”不不不,那样多麻烦啊!我要修啊,就一次性全部修成新房子,你那一半老房子,一般新房子,不伦不类的,怎么修啊?!“

我:”这个你放心,即使你修不了,村委会找工匠来帮你修,而且村委会都答应了,你们建新房,村委会再补贴你们1000块,而且你们村有一个石料厂,村支书可以去找石料厂免费资助你一些建筑材料,你至少又可以省几千块钱。“

她女儿:”这样啊,他免费给我的?那肯定他们做生意的都会给我一些质量不好的材料啊,万一建了新房子质量不合格怎么办?“

我:”这个肯定不会,你的亲戚里面就有建筑工人,你可以叫他们来监督啊,他们都是内行。现在最重要的就是解决你家住房的问题,让你爸夏天不淋雨,冬天不受冻。“

她女儿:”你的口才真好,说的我都心动了。这样吧,我也是个爽快人,你们政府的也爽快一点,2万5千块实在太少了,要不在添点?4万5我肯定修!“

我:”……“

我心里在想,难道这是菜市场吗?可以讲价?难道国家政策、补助标准是谁都可以定的吗?我要说明的是,以上的对话我是融合了我和同一个村好几户贫困户对话而成的,在我和他们对话之前,村干部已经找他们谈过4次了,副镇长找他们谈过1次,我后来一共找他们谈过2次,他们村的第一书记(一个较小柔弱的女生)小雯找他们谈过2次,但是我们都错了,我们越想解决这件事情,越表现得急迫,他们越是稳如泰山,他们心底已经形成了一个牢不可破的理念,即”住在危房里面是一件可以拿来跟政府讲条件的筹码“。可悲的是,他们从不住在危房里,只会让自己年老的父母住进去。

我讲这个故事干什么呢?因为后来省级检查组正好检查到这个村,看到了这几户危房,检查组的组长极为愤怒,当场狠批了随行的各级领导,”你们的良心不会痛吗?“这是省级检查组长的原话。他们根本没有给我们解释的机会,也许他和社会上很多人的想法都是一样的,他们认为这样一个破败的危房,如果政府愿意建一个新房,贫困户肯定高兴坏了,哪会讲什么条件。他们不知道对于某些贫困户来说,即使他们住着危房,想要送给他们房子住的人也要付出极大的代价。

所以我希望以后检查组能够给我们一个解释的机会,有些问题不是政策能预料到的,也不是苦口婆心的劝说可以更改的,基层的事情非常细致和复杂,有些我们认为顺理成章的事情,其实艰难重重,只有当我们亲手去做的时候,才发现原来有那么多困难需要解决。

不允许基层解释,只看结果,不看过程,这是一种危险的管理方式。因为它无视了客观存在的困难,它会导致基层为了达到目的不择手段,最后得到的结果,未必是上面想要的。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