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扶贫之困》第三章:“官僚主义"

作者:孟北鱼

发表在知乎等平台,为保存优秀文章,特转载,已征得作者同意

——————《扶贫之困》第三章:“官僚主义”————————

一、各级政府层层加码。

例子1:GUO务院要求全国2020年脱贫,某省为了体现先进性,就命令辖区内贫困户必须2019年脱贫;上行下效,某市为了表现出本市的优秀,要求辖区内所有区县必须2018年脱贫;某县为了体现本县工作成绩,要求本县内所有贫困户必须2017年脱贫……

例子2:2017年国家贫困线是人均年收入3100元;某省为了体现先进性,要求脱贫户必须达到3500元;某市为了拔群,要求辖区内贫困户脱贫必须达到4000元;某县为了体现成绩,要求辖区内脱贫户必须达到4500元;乡镇拿到很棘手,人均到达国家标准3100元已是很难,县里定的4500元标准更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都是不可能,索性直接把脱贫户人均收入写成5000元以上。在下达任务、贫困户增收、脱贫人数等方面,层层加码,卫星越放越大的事情屡见不鲜。

二、扶贫部门只是众多部门中普通的一个而已

举例1:低保兜底。低保兜底是对于无劳动能力的贫困户的一种保障措施,这将解决扶贫工作中一个非常大的难题,即无劳动能力者如何脱贫。以前的低保名额是有限制的,扶贫部门通知我们,上级已经取消了低保名额的限制,只要符合条件的贫困户皆可申请。我们正在发愁这部分没有发展能力的贫困户该怎么脱贫时,这个消息犹如严冬里的一股春风。我们立马紧锣密鼓的进行了统计,于是把名单报了上去,上级扶贫部门让我们直接和上级民政部门联系,我们就把名单报给了民政部门。 民政部门很快回复了我们,我们报上去的名单中有很多不符合低保的标准,按照民政部门的话来说就是:符合条件的全都已经享受低保政策了,还没有享受低保政策的都是不符合条件的。而且民政部门的同事告诉我,随着经济发展,享受低保的人数应该逐年下降,民政部门怎么可能让这个数字反而上升呢?! 其实我很理解民政部门的考虑,他们确认了一批低保户,我们现在又拿了一堆名单过去,岂不是在说他们以前的名单有问题?民政部门低保识别有问题,结果还由扶贫部门的人查出来改正,岂不是很没“面子”?所以他们坚持认为自己之前认定的名单非常准确,绝无遗漏和错误,扶贫部门报送的名单不符合低保标准。 最后事情怎么解决的呢?我不知道。我只知道扶贫部门对我们说,这些人必须享受低保,享受不了就是你们失职,年底扣分,全域通报,后果自负;民政部门对我们说,这些人不符合条件,绝对不允许享受低保政策;两个部门都是我们的上级,扶贫和民政是平级单位,谁也不比谁大,两个部门互相不能命令对方,显然也不进行沟通,但他们都有权利命令我们,于是矛盾被传导到了基层单位。当然,最后两个部门的要求我们都做到了,又是一次神奇的操作。

三、教条主义

例子1:贫困户产业发展资金每人有3000元(各地区金额不同),上级扶贫部门规定,这3000元是用于贫困户发展的,只能用于种植和养殖,禁止用于上面提到的加水洗车、办农家乐等,其实上面没有考虑到,虽然生活在农村,但有部分人是没有地的,或者他的地也不适合种什么经济作物;养殖的话,放养也需要地的,圈养是需要圈舍的;特别是在城乡结合部这种地段,失地农民非常多,都住进小区了,养几只鸡都会被投诉,也无地可种,这个时候问题就出现了:这3000元不发给贫困户是不行的,属于扶贫资金滞留,是要被处理的;但是发给贫困户,贫困户不养鸡鸭或者种植果树不行的,属于违规使用扶贫资金,也是要被处理的;最后各村只有发挥基层的创造性,一方面把钱给贫困户,然后让贫困户把一部分钱拿去买鸡鸭送给自己的亲戚帮自己“代养”,这样就完美的规避了两种情况。当2018年6月在乐山发生的“借助骗补”事件,宣告了这条路也被封闭了。

例子2:雨露计划。雨露计划是一个关于贫困户接受职业教育的扶持计划,钱并不多,每学期只有750元,但是需要上报的资料却比那些几十万的项目多得多。明明雨露计划已经实现网上报名、网上审核、网上公示了,县扶贫移民局依然要求受助学生必须手写申请表、人工审核、张贴公示,也就是说学生不仅要网上报名、审核、公示,还要跑到镇扶贫办再报名、审核、公示,这个时候就体现了形式主义和免责主义的顽固性,形式主义和资料创新是体制内很大一部分人的命根子,去形式主义,就是在革他们的命,他们一定会极力抗争。

例子2:教条主义的后果推给乡镇买单。这个事情我是非常的愤怒的,比如贫困户每人可以得到产业发展资金3000元,县扶贫移民局要求他们发出去多少钱就要发展产业多少人,比如县扶贫移民局发出去3万块,那么我们就要给10个人每人3000块发展产业,看起来很简单吧!但这3000块不是一次性发的,为了防止贫困户拿了钱不发展产业,基本上都是在年初先发1000元,待年底验收以后再发剩下的2000元。 这时候问题来了,在这365天里面会发生很多事情,贫困户A得到之前的1000元以后死了(或者其他原因被清理出贫困户了),年底验收就少了1个人。县扶贫移民局会命令乡镇马上选取另一个贫困户,再给他发3000元发展产业。而那个死去的贫困户A已经拿到的1000元,县扶贫移民局是不认账的,因为他们花了多少钱乡镇就要发展多少人,不容乡镇解释,所以发给这部分人的钱其实默认乡镇自己贴了。其实这笔支出完全是正常开支,但是由于县扶贫移民局的教条主义不愿意承认这笔支出,把这个后果交给乡镇来承担,这就是典型的免责心理作祟。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