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扶贫之困》第七章:“其他问题”

作者:孟北鱼

发表在知乎等平台,为保存优秀文章,特转载,已征得作者同意

—————《扶贫之困》第七章:“其他问题”————————

一、“领会上级意图”。

领导“领会上级意图”的不同导致上级扶贫政策到每个基层的实际执行方式的不同。“上级意图”是个很神奇的东西,它不会在文件里明说,也没有凭证,只靠每一级领导口口相传,同一份文件,1000个善于领会上级意图的领导能有1000种不同的理解,自然,因为各个领导的理解能力不同,很容易出现曲解。

二、缺乏专门人员。

我所认识的同行,没有任何一个是专职扶贫的,虽然在档案身份上他们写的是“专职扶贫”,但实际上他们大多数都像我一样身兼扶贫、基础设施建设、应急安全、防汛抗旱、森林防火、农村经济发展等于一身,最明显的例子就是上级扶贫开会、交通开会、应急开会、防火开会、农业开会、水务开会、公安开会去的都是同一群工作人员。他们是“万金油”,也注定他们无法全身心的投入到扶贫工作中来,比如:每年的我都会抽出一个月的时间来做森林防火,还会抽出一个月来做防汛减灾,这是雷打不动的。

三、摊派主义

当然,体制内的人会很清楚,摊派主义的是体制内的常事。我单位每个干部职工身上都被残联摊派了一个残疾人、群众工作部门摊派了一个上访户、拆迁部门摊派了几户拆迁户、扶贫部门摊派了几户贫困户、民政部门摊派了几户低保户……也就是说,本单位每个干部职工在干好自己本职工作的同时,还要担负着一户残疾人、几户低保户、几户贫困户、一户上访户、几户拆迁户的工作。各部门为了免责,通常倾向于把责任摊派在自己所能管辖的所有人和组织身上,这样的结果是:出了事情,看似都有责任,深究起来全都没什么太大责任。由于这样的例子太多,所以我举个体制外的例子。

例子1:贫困户就读幼儿园的问题。本地读个幼儿园每学期平均需要2000元,如果是师资条件好的高端幼儿园,学费则更高。而教育局规定,贫困户就读幼儿园必须全免费,幼儿园不得向贫困户家长收取任何费用(记住,是任何费用),否则就会受到处理。然后,教育局按照每名学生900元的标准向幼儿园进行补贴。而本地幼儿园大多都是私立幼儿园,也就是说一个幼儿园接收的贫困户学生越多,它在原基础收益上的损失就越大。而且贫困户也不傻,既然所有幼儿园都免费,那么我们为什么不去更好的高端幼儿园呢? 所以贫困户一窝蜂的涌进了本地最高端的几家幼儿园,各幼儿园园长一看这样下去肯定是不行的,于是本地所有幼儿园都开始心照不宣的用各种土办法阻止贫困户就读自己的学校。比如招收学生满员了、拖延时间、避而不见、和其他幼儿园互相推诿扯皮等等,事实上贫困户学生读幼儿园更难了,更没什么尊严了。

四、成绩是宣传出来的

如果你想让1W人增收1000元,那么是很难的,他们即使增收了1000元旁人也未必能看得出来。但是如果你想让100万人觉得你的扶贫工作做得好,只需要报纸上的1000个字和2张照片就行,笔杆子永远是扶贫的第一人才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