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入社区居委会工作后的感受(二)

作者:匿名

来源:知乎,已进行部分整理。

某热干面城市中心城区社区一把手,我还是匿名吧。

我干社区已经8年了,从二十几岁到三十大几岁,从干事到社区书记,居委会主任一肩挑,从保障性住房小区到商品房小区,从工资1300元,到如今这加那加的翻了一倍还多,我把人生最美好的年华都给了这份工作。

要说抱怨,肯定是有的:创文明城市那年,我通宵做资料做的嚎啕大哭,一点不夸张;因为论资排辈,被关系户顶替,我不能参选委员;因为去北京接上访人员,我怀孕两个月流产了,还没满月就回来上班,在内涝的垃圾水里面疏导群众;因为各种活动跟值班,我每个月能正常休息一个双休就非常知足了,更别提作为一把手要承担的各种压力,遭遇到的各种莫须有的指责或者虚妄的猜测。

如今各种职能部门的公务员们拿着高薪(跟我们比)把各种事物下沉到社区去办理,去担责,光应付区,街道各种会议,起码一周就得三天,市直区直机关,街道办事处各个部门都觉得自己给下的任务不多,不就是一张表格,几个数据,跑几个机构吗?社区就如同学生,承受着各个科别老师布置的作业,还要承受着作业完成情况不好的指责,一旦出现了问题,责任一定是在社区,不会在布置任务者那里。

街道公务员们不轻松,经常被上级压得死死的,经济建设任务,党建任务,维稳任务,所以安排几个人到你社区,甭管那些人做不做事,那是给脸你了,你敢不要?很多人劝我,你社区都能做下来,外面的工作就没有做不下来的,能文能武,能软能硬,在外面随便一份工作就比这儿工资高。

但是,我确实在这份工作里面找到了存在感,得到了成长,让我成为自己想成为的人。说句不害臊的话,我真的是带着情怀做这一份事业的。

刁民有,很多,但是善良朴素的理解你的人更多。每次我坚持不下去的时候,每次我受委屈的时候,都会有很多热心的大爷大妈,或者大哥大姐们给我一份力量。

我晚上加班,只要有居民经过,过不一会肯定会给我送好吃的来,常常是一波一波的送,走到小区里,物业的工作人员,居民们打招呼的声音络绎不绝,我也许不是领导眼里的好下属,我不善于逢迎,不参与送礼送钱给领导,但是对居民我问心无愧,我能为他们做的,我尽了全力去做了。

我最爱小区的黄昏,华灯初上,大家都回家了,路上有散步的老夫妻,有年轻的待着孩子的爸爸妈妈,有穿着校服形色匆忙的初中、高中生,我们社区工作者所坚守的,就是他们的家,他们的和谐幸福。他们觉得好,别的绩效考核也好,形象工程也好,都不重要。

我可能算是社区老油条里面的小清新,我爱笑爱闹爱打扮,我热爱祖国热爱党,我不孝敬领导,我努力做好本职工作,我拿事实说话,抵制歪风邪气,我也不接受各种单位个人给的好处,我还想睡个安稳觉,我穷但是也不少这些昧心钱。

我经常把党徽带在胸前,虽然受了不少白眼,也赢得了不少赞誉,我愿意亮明身份,我也愿意接受大家的监督。我最看重的是我辖区5000户居民的要求,他们有需求,我就尽量去做,做不来也做好解释工作。

这8年,我从一个文艺女青年,变成了一个十分接地气,跟任何阶层人都能说上话,搭上腔的奔四妇女;我的眼睛看到过许多悲欢离合,我的耳朵听到了很多精彩故事,我的心至今还是鲜活而柔软的,但是我更加懂得了理解尊重别人是一种品德,设身处地为别人想是一种好方法。

我每天依旧忙碌于琐碎的事务之中,抽空还要相夫教子,但是我学会了将这份职业加入了自己的想法,把自己情绪抽离出来,纯粹站在社会工作需要去看待,不加评判,加以尊重;更看重事情解决的方式方法,不一味情绪发泄,即便遇见很多不符合三观的事情或者人,也尝试接纳。

社区工作不过是份工作,跟文员,跟行政,跟销售一样的普通工作,只是上下班界限没有那么清晰,对综合能力,心理素质的要求,甚至对三观要求都比较高,你可以选择做或者不做。既然选择了我,我就守土有责,不忘初心的做下去,如果有一天我坚持不下去,可能就会很利落的开始新的旅程,在那之前,我不推诿,不抱怨,不愧对芳华就好!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