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社区居委会的一些工作感受

原文发布于知乎,大约写在2017年前后,原作者:答主@匿名用户,获作者授权转载。本文略修改标点符号和个别词语。

看到前面很多社区工作者说闲的时候,我感觉自己羡慕得要哭啊。匿名了,我就是社区工作者,回答都是亲身经历,不是“七大姑的八大姨的同学的亲戚在居委会工作,我听说…”的类型。

先回答一下问题,在居委会工作最大的体验:

1、真实的体验到一样米养百样人,只有你想不到的,没有那么多的不可能。有空我捡印象深刻的聊聊。

2、能够体谅政府,又渴望改革体制弊端,更好更切实的为老百姓做实事。(我读书的时候和现在网上社会新闻下面的评论主流是一致的,所有评论都可以概括成:政府傻X,公职人员傻X,体制傻X,现在随着经历的不断增加,发现原来的我才是傻X)

3、基层真特么辛苦。在我心里就连社区的上级部门街道办事处都属于机关了,他们的工作就是从区级部门领回来工作,安排给社区做,社区做好之后他们再汇总上报给区级部门。所以街道办的部分工作人员(也有部分忙的不要不要的)说闲我还是能接受的,毕竟现在把N个社区报上来的Excel、Word汇总成一个表并不需要几分钟。前面有人提到他真不知道居委会这个部门有什么存在的必要,我就呵呵了,几乎上面所有部门的基础数据都是居委会去统计,几乎上面所有部门的基础工作都是层层下达最后由居委会去实施,再不说居民办事被各部门要求来居委会开具的各种奇葩证明了。

问题回答完了,再唠叨唠叨工作当中遇到的印象深刻的事儿,不定期更新吧。我加上编号以敦促自己常更。

1、有一天办公室来了一个老太太,我问:您办什么事儿?她说:我就上来看看,一直也没来过居委会。哎呀,你们这个地方不行啊,这灰头土脸的都怎么办公呐。我那俩孩子,一个在XXX上班,一个是XXX的领导,都可出息了。我们单位也好,工资高,退休以后待遇也好(以下省略夸自己夸子女的不知道多少字。)

听到最后我接茬:您和孩子的生活条件都这么好,您就享福呗。(居委会工作干久了,真能成为闲聊中的捧哏专家,还不耽误手里忙着的事儿。)

这时候高潮来了,老太太从包里拿出身份证递给我说:来,你给我复印几份儿身份证。我一脸懵逼问:您印身份证办什么事儿?老太太说:不一定啥时候就能用上,我留着备用,你给我多印几份……

我当然给复印了。

当天下午,办公室又来了一个交低保审核材料的老太太,材料里面缺户口的复印件,我说:把原件给我,我帮您印吧,省得再跑一趟了。就两页,印好之后,老太太非要给钱,说在外面复印店印也得给钱,不能占你们的便宜。

我当然没要老人家的钱了。

因为是同一天发生的,所以印象比较深刻。补充一点东西,我们每个社区每个月去办事处只能领一包A4纸,固定的,有特殊情况的再特殊申请。家庭收入人均达不到五百多块钱的时候才能申请低保,每年审核。

2.最开始想回答的时候准备每个周末简单更新一点,让更多的人了解基层工作和基层工作人员,然而接着我就被调岗了,调岗之后…反正略尴尬。

3.有人问我待遇,我大概说一下。如果一年下来我没请年假,也基本没怎么请过事假和病假的话,那一年收入大约四万,没有左右就这个数,也别问什么税前税后,根本够不着个税起征点。公积金单位交四百多,自己交四百多,其它的传说中的体制内的各种福利和灰色收入什么的,可能是我瞎,几乎没见过。医保因为我还年轻,没用过,也真没关注,不好意思了。

我所在的城市属于省会中的三线,大城市应该会好一些,我所在的社区属于基本都是无物业老旧小区的社区,有的新一些的、没有物业负担的社区有自己的创收项目,也会好一些。

4.既然说起来了,就聊几句老旧小区的事儿吧。我原来所在的社区,都是老旧小区,原来单位多少管着点卫生、门房什么的,还有一些是早期的商品楼,没什么物业的概念,总之就是一句话:辖区内26个小区没有一个有物业。没有物业就涉及到这么多户居民日常生活产生的生活垃圾谁来清理,如果雇人清理了一个月给人家多少钱,最关键的这钱从哪来。

这些都是社区的工作,每年我们得挨家挨户地去收费(因为一个月5块,一年60的卫生费很多人都不给交,这就导致没居民愿意当楼长之类的,有那么几个热心点的最后也是气的撂挑子不干,没法居民自治,只能自己上)。收费是个挺麻烦的事儿,不想交有一万个理由不交,白天居民上班不在家你收不着;晚上人家说这么晚了我不方便开门你收不着;还有租房子的打工群体基本你是敲不开门也收不着的;我房子要出租到时候你和租户收吧;我是租的房子这钱你得跟房东要;我们家不开火没什么生活垃圾我不交这个钱;我们每天去孩子家看孩子就晚上回来这钱我们交不着;开了门说我特想交但我真的没有60块钱,你改天再来吧,改天去了人家说就这么点钱你别逼我行吗,我还能不交么;你每天去她每天跟你说你明天再来吧;还有那种说谁谁谁家都没交这个钱,我也不是不交,只要他们交了我就交。。。有时候一个小区收下来根本不够给清理垃圾的人发薪水。(这活儿也就只能刷脸让片里的保洁员接上,要不也没人给干,一个一百多户居民的院子也就才能凑够二百多块钱一个月的薪水)

这些你要是不管吧,那不成,你社区不作为,报纸也来了电视台也来了,你看看都21世纪了,我们就生活在垃圾堆里没人管…

5.想起一个大爷,就一个孩子去世了,老伴精神上受了打击不久也去世了。大爷一个人住在一个小平房里,有退休工资,也收废品卖钱,而且家里收拾的特别利索,他自己穿戴也干净整齐,去年过年政府对这样的失独家庭进行慰问,我们把慰问金送过去之后大爷说:我现在自给自足没有问题,这钱我不要了,你们看看咱们辖区里有没有需要帮助的残疾人,帮我把这个钱给他们送过去吧。当时我就懵住了,完全没想到。。。(钱后来给了大爷同小区的一个智力残疾居民,四十多岁和母亲住在一起,大爷还表示一定要匿名,就说是社区慰问的,要不就没意思了)

6.一个大姐来开居住证明,给孩子上学用,分别得社区、街道、区民政局盖章,打出证明之后我跟她说开好了,然后从打印机上拿下来去盖章,盖好回头一看大姐已经走了,蒙圈。下午街道民政部门给我打电话说你们有个居民拿了一份你们打出来的通知来找我们盖章,这是什么情况?我一听名字和情况就是上午那大姐,我说她肯定是拿错了,赶紧过来取吧。大姐过来取证明的时候,我一问,我们打印机顶盖上放着一摞刚打好的通知,我说开好了,她就从上面拿了一张走了。我说你怎么这么急,也不看看。大姐说我不识字,我以为最上面的就是我的……一下子我觉得心里挺不是滋味的,不识字,出门应该挺没安全感的吧,满大街的各种广告牌指示牌你都不知道在说什么。

7、80岁以上的纯居民民政部门有个补贴,一个月一百块钱,前几年是把符合的居民和材料报上去,上级部门审核之后再把钱发到社区,然后居民每年从社区领走,现在是直接财政打钱到居民卡上。就前几年,有位老人的四女儿带她本人来把钱领走了,因为老人不会签名,所以工作人员就让她摁了个指印。过了几天之后三女儿又带着老人来了,说自己才是老人的监护人,这钱谁都不能给,只能给她。社区工作人员谁把钱给她家老四谁就错了,不负责任,把钱给坏分子了,得赔偿。工作人员拿出领取记录说上面有老人自己的手印,领钱时是自愿且知情的,这时老人说:我糊涂,我什么也不知道,是她们骗我摁的。从这开始母女俩一直闹,闹了几个月,最后闹到市里得偿了心愿,领导还让经办的工作人员给道了歉。

发资料什么的还好,我们现在计生的同事得挨家挨户去发避孕药具,如果居民不需要,ok,让居民本人签字然后备注自购。讲真,我要不是在社区工作,有人来我家发药具我可能不会给什么好脸色,因为会觉得莫名其妙。报信息看来哪里都一样,我觉得要求信息任务的初衷是好的,只不过现在太多的工作都下放到社区,社区没有精力去保质保量的做活动做宣传,另外上级太多部门都有相关的活动要求,只有要求没有其他支持,所有很多时候就是应付一下,甚至有时候摆拍一下,上报了信息就完事儿了。

但是除了以上吐槽的这些,我感觉我们也确实在帮助一些人,在入户的过程中发现确实生活有困难的居民,根据他家的具体情况上级部门特别是民政部门有慰问、救助、关爱之类的名额时,及时上报,能帮一点是一点。工作怎么都是做,有人来办事,我周围也有同事一副公事公办脸,甚至能推则推,我会尽量耐心问清楚他们需要办什么,用途是什么,如果不属于社区职能,帮着联系看看具体去哪里办之类的,特别是对老年人和对社区完全不了解的人,有时候他们确实说不清楚自己来干嘛,就说医院让来法院让来公证处让来学校让来等等,毕竟这就是我们基层工作的一部分。还有,我们辖区的老旧小区,我和居民代表一起去找单位、找房管局、找物业办去解决官网老旧故障的问题,解决冬季供暖的问题,解决老楼房二楼以上吃水困难的问题等等,太多了,不是所有问题都能帮助解决,反正就是能帮多少算多少,而且每次真的解决了问题的话,还挺有成就感的。

发表评论